8/

劉十三補考失敗,只能重修。然后重修失敗,差點拿不到畢業證。他給導師送澳大利亞香橙,導師問:“你平時挺穩妥的,關鍵時刻掉鏈子,要找找原因。”

劉十三解釋說,考運不好,所以我收到的結果,對應不上我付出的過程。

導師幫他爭取學位證,補齊了學分,千辛萬苦畢業。

畢業的劉十三更加勤奮,深夜偶爾思索:程霜去了哪兒?莫名其妙出現,又消失,兩回了吧。得絕癥的人不是應該掉光頭發,去做幾件重要的事嗎?那部電影叫什么來著,哦,《遺愿清單》。她這么閑,還帶他去外地打架,一點生命的緊迫感都沒有。電話號碼也不留,這年頭都用微信了,難道我用漂流瓶找她?推理下來,估計她哪怕得了絕癥,也是慢性發作那種。聽說有些人身患大米過敏癥、傷心乳頭綜合征,都治不好,但活得如火如荼。

劉十三翻個身,心想:她不會真的死了吧?

他這么想過幾次,次數不多,時間要留給其他事情,尤其是工作。

因為畢業那天,他在筆記本上,橫平豎直寫好:

加油,我會找到工作,擁有未來。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輸,

有人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