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試用期三個月,劉十三打騷擾電話,發傳單,走門串戶推銷,一事無成。每月五單的績效考核及格線,三個月他離成功一共差十五單,意味著顆粒無收。

經過賭咒發誓,單位勉為其難,又給他延長一個月試用期。劉十三感恩戴德,倉皇下班,幸虧王鶯鶯轉的錢他省吃儉用,基本沒怎么花。惆悵的劉十三打算找智哥訴苦,智哥夜班沒結束,只好獨自覓食。

租的屋子就在學校旁的窄街,他摸摸肚子,走向常去的燒烤攤。

攤主的孫女放學,用推車旁的塑料板凳寫作業。唯一一盞應急燈掛在孫女頭頂,老太戴著厚眼鏡,臉正貼著肉串細細撒孜然。

劉十三說:“吃飯。”

老太說:“真煩,等等。”

她牙齒漏風,直接把孜然粉吹到炭火上,騰地躥出火苗,仿佛表演魔術。

劉十三早就習慣,然而老太面前的顧客第一次來,倒吸冷氣:“婆婆你別靠那么近好吧,讓不讓人吃?”

孫女停住筆,和劉十三一起鄙視地看著顧客,開玩笑,不靠這么近如何能看到肉焦不焦,如何能判斷辣椒夠不夠?顯而易見,這人沒吃過南方老太的燒烤,精細到納米級別,現在進行的就是老花鏡微距操作,愛吃吃,不吃滾。

老太對顧客的抱怨充耳不聞,怕了吧,這就是長者氣質,再啰唆老太就會中風,在場顧客一個都別想跑掉,劉十三就是見證人。

顧客心存擔憂,扭頭問劉十三:“你經常吃?”

孫女不愧是無知的小孩,這樣的場面依舊不知好歹搶答:“他才不吃,他嫌燒烤太貴,每次只點一份炒飯。”

劉十三大怒,小破孩為了侮辱他,居然不顧自家生意,豎子不足為謀,小學生就是坑逼隊友。

孫女又說:“不過他饞很久了,肉串你要是不吃,我們半價給他。”

顧客緊迫地付錢拿貨走人,孫女從容落座。老太磕了蛋到鍋里,準備炒劉十三的飯。孫女看著數學題,目不斜視:“奶奶你多放了個雞蛋。”

劉十三一陣悲涼,這就是窮人的斗爭,要么進行智商上的攀比,要么用雞蛋進行反擊,手段一個比一個寒酸。孫女說:“你幫我改改作業吧,抵充蛋錢。”

劉十三趕到網吧,正碰見智哥吃耳光。流著鼻血的智哥身邊圍著群高中生,他滿面笑容,費力跟人解釋。

看到這些高中生,劉十三就來氣。大好光陰天天玩游戲,像他劉十三,高中時代起早貪黑,外婆強行關燈,他依然點蠟燭背單詞,這么刻苦用功,最后還不是考砸了。

金發高中生說:“賠手機。”

智哥說:“我最多幫你調監控,看看是誰拿的。”

金發高中生說:“看什么監控,我來你這里上網,手機被偷了,當然問你要。”

智哥說:“報警行不行?”

金發高中生說:“報警抓我們?欺負我們未成年人不能上網?去你媽的,我先砸了你這個破網吧。”

四五個人立刻舉起電腦屏幕,智哥抹掉鼻血,把臉湊上去說:“別別別,要不你再打我兩下出氣。”

金發高中生說:“砸。”

劉十三站到他面前,說:“兩千塊,再多沒有。”

網吧后門,智哥憂傷地吐了口煙霧:“錢以后還你。”

劉十三說:“不急。”

智哥說:“老板又扣我薪水了。”

劉十三說:“拉倒,就當給他買棺材。”

智哥說:“十三,我想走了。”

劉十三接不上話。

智哥說:“我要去更大更現代的城市,我要闖蕩天下。你記得嗎,我們剛住一間宿舍,第一次喝酒,我就告訴你,我要成為引導潮流的歌手,這個夢想擱置太久了。我一直沒有向前走,并不代表我忘記。”

智哥說:“我昨天問自己,回老家找個姑娘,聊天都用方言,給全世界唱歌,不如她一個人鼓掌,這樣不好嗎?”

智哥說:“不,不好。比如,其實你也可以回老家,掌控一個小賣部,請表嫂當柜員,每天罵她服務態度不好。你說你想要的生活是找個好工作,買房子,娶媳婦,我沒有辦法給你建議,這些計劃,我光是想想就很累了。”

劉十三全程當聽眾,智哥一扔煙頭:“走,不管這個破網吧了,荼毒青少年,發的是國難財。呸。”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