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再次業績為零的劉十三徒步回家,路過消夜街。大學時期的藍色塑料棚被市容整頓,還在經營的是一些屢教不改的頑固分子。依舊有學生坐在小板凳上,只是人少了許多。以前的早已離去,如今的更喜歡點外賣。

劉十三停住腳步,似乎能一眼看到那零散的學生中,有個叫牡丹的女孩子,仰著干凈的臉,對著筷子上的粉條吹氣。似乎聽到自己說:“你一定沒吃過梅花糕、魚皮餛飩、松花餅、羊角酥、肉灌蛋……”

似乎聽到藍天百貨的音箱在放:

沒什么可給你

但求憑這闋歌

謝謝你風雨里都不退

愿陪著我

暫別今天的你

但求憑我愛火

活在你心內

分開也像同度過

劉十三渾渾噩噩,被嘶啞的聲音拽回現實:“喂,小炮子,過來。”

他的確很餓,因為飯局上一口也沒吃。燒烤攤黑乎乎,基本依靠后頭百貨店的射燈,只吊起一盞應急燈,照著做作業的孫女。老太斜著眼看他,弓著腰招手。劉十三走過去,老太說:“老規矩,炒飯?”

劉十三說:“我不餓。”

老太說:“小炮子騙哪個,每天上班帶瓶水,就等著我這一頓,坐好了,不要走。”

劉十三沉默地坐下,寫作業的孫女瞇著眼睛冷笑,劉十三咬牙說:“我沒錢了。”

孫女說:“我知道。你一直沒錢。”

劉十三又說:“我很努力,但從來沒拿到過工資。我對自己說,我可以更努力,可我快被辭退了。”

孫女壓根兒不理他,推著本子說:“幫我檢查一下作業。”

劉十三眼淚止不住,說:“我是不是真的不行?”

老太端著飯過來:“先吃飯。”

劉十三低下頭,一盤熱氣騰騰的炒飯放到他面前,加了蛋,還有午餐肉和金針菇,豪華得不成樣子。

囡囡說:“你幫我改作業,這頓當我請你的,奶奶,從我零花錢扣。”

老太說:“請什么客,你這么小一個人,花錢大手大腳打死你,我送的。小炮子,人有一口飯吃,還怕什么,到哪里沒有一口飯吃。”

劉十三真的餓了,他挖了一勺飯塞進嘴里,所以說南方的燒烤攤就是厲害,蛋炒飯都做得蓬松柔軟,菜油和雞蛋的香氣飽滿地灌進靈魂,暖融融的讓人又想掉眼淚。

劉十三攥著最后的四百塊,加快腳步,走進藍天百貨。店鋪臨近打烊,他問老板:“你們負責安裝嗎?”

老板點頭,劉十三攤開手掌,說:“兩百塊買燈泡,送到門口燒烤攤。一百塊買線材。剩下一百塊,是給你的電費,能用多久是多久吧。”

劉十三遠遠望著老板把燈串掛起來,應該有幾十個,正好繞著燒烤攤一周。

這座城市的夏夜,在劉十三路過四年的街道,有個燒烤攤如同小小的宮殿,明亮的光無處不在,老太和孫女驚奇地仰臉打量,眼睛里都是星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