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未曾見過的山和海

1/

七月的天色,哪怕黃昏都是清透的,脆藍泛起火燒云,空氣平滑地進入胸腔,呼吸帶著天空的余味。小鎮的街道狹長,十字岔路正中間有口井,偶爾來人打水,圖一些涼爽。路過電影院,劉十三駐足了一會兒,七八級淺淺的石頭臺階,一面斑駁的海報墻,貼著越劇團演出的布告。這一切唯獨小鎮有,它站在劉十三的童年,既不徜徉,也不漂流,包裹幾代人的炊煙,走得比劉十三慢很多。

智哥曾經對劉十三講解過流行文化,他說一線城市活在當下,二線城市落伍三年,其他的再落伍三年,至于縣城小鎮起碼再落伍三年。潮流剛剛興起,傳播到山坳坳里,早就過氣。智哥憂郁地說,正如浩瀚宇宙,你望見璀璨星光,滿心沉醉,其實它穿越無數光年,你望見之際,說不定這枚星辰毀滅已久。

智哥堅定地說,我要逆光而上,追溯無數光年,去一線城市發展。

今天風有些大,劉十三心想,吹得陽光都開始晃。程霜拽著他,走進賭場,場內放著陳小春的《情流感菌》,裝修風格恍惚間很熟悉,應該是牛大田直接從陳年港片獲得的靈感。

牌桌明顯不是統一購買,排列雜亂,滿屋人頭,擠來擠去,帶路的光頭保安問:“你們找牛總?”

劉十三說:“對,我倆小學同學,感情深厚……”他準備詳細解釋,光頭保安卻一下子相信了,熱情地攬住他:“牛總兄弟,就是我哥!這位……嫂子唄!哥哥嫂嫂,走親戚的吧?有地方住嗎?別去賓館,來我家,寬敞!”

劉十三斟酌斟酌,想打聽賭場訊息,還沒開口,光頭竹筒倒豆子全說完了:“這兒糧油站改的,又高又平,冬暖夏涼。牛總本來做的是棋牌室,后來他發現這兒離派出所比較遠,立刻起了邪念,允許大伙賭點錢。被掃蕩過幾次,牛總大力改革,直接發零食當籌碼,一顆花生五十,一顆蠶豆一百,警察一來,就說桌上的是小吃,哈哈哈哈,這么好的地方,這么好的創意,牛總真是我們鎮的風流人物。”

光頭又說,牛總發達之后沒有忘本,收留全鎮無業青年做保安,他們感激不盡,準備給牛總建個牌坊。他眉飛色舞:“廣場那邊有塊現成的石頭,我們連夜搬進來了,你們看!”

角落果然矗立著石碑,上面工整地刻著:“節約用水。”右下方歪歪扭扭刻著:“牛總萬歲。”

程霜嚴肅地問:“這是偷的吧?”

光頭莊重地答:“應該算撿的,擺在外面肯定是人家不要的東西。”

旁邊一桌熱火朝天斗地主,程霜啪地一拍桌子:“牛大田在不在?”斗地主群眾憤怒地瞪她,她毫無愧色:“大胡子偷牌!”

群眾唰地回頭,大胡子訕訕捏張黑桃A,藏也不是,扔也不是,略尷尬。群眾正要掀桌,程霜又喊:“牛大田究竟在不在!”

群眾頓時混亂,不知道先掀桌子好,還是先回答她好。程霜重重嘆口氣:“賭博的人腦子都不好使嗎?”

程霜侮辱全場,劉十三惴惴不安,一瞬間思索了許多,憑什么啊?長得好看就可以沒素質嗎?雖然的確可以,但別人在賭博,帶著錢來的,有錢的人更沒素質,她不怕被打嗎?

看樣子她不怕。

劉十三溫和地說:“你看,我們來做客,安安靜靜跟著保安去找牛大田,攪了人家的局多不好。”

程霜小聲說:“可我就是去攪局的啊。那個老頭已經輸得快中風,他右邊男人拿著女式錢包,估計偷了老婆的。還有你沒聽見,那位大嫂打電話,明顯在罵自己家小孩,晚上沒飯吃讓他們趕緊睡覺。我知道根本阻止不了,每天這些場景都會重復發生,但今天我來了,我樂意,我要去做。”

劉十三說:“我也樂意,我也想報警把他們抓起來,可我并不沖動。為什么?因為成年人做事要考慮后果。”

程霜說:“你不用慚愧,不用給自己找借口。我跟你不一樣,我沒時間去想太多。如果每件事情都算來算去,那么等到想明白,可能就來不及做了。”

被她這么一講,搗亂變得很偉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