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光頭保安把他們帶到經理室,推開門匯報:“牛總,你小學同學到了。”

面前是放大版的小學同桌,襯衣西服撐得鼓鼓囊囊,臉大嘴大,手短腳短,盤腿坐在沙發上啃玉米。牛大田一愣神,丟下玉米,西服衣襟擦擦手,一腳踩進塑料拖鞋。

劉十三張開懷抱,牛大田張開懷抱,兩位發小歡笑著迎向對方。望著圓頭圓腦的牛大田,往事激蕩心頭,劉十三幾乎流出熱淚。兩人互相走了幾步,劉十三剛要說話,牛大田筆直地穿過他身側,緊緊抱住程霜,嗚咽著說:“是你嗎……我……”

他話沒說完,圓滾滾的身軀嗖地飛起來,被程霜一個完整的過肩摔,砸平在地面。

劉十三連忙按住殺氣四溢的程霜,牛大田仰面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爬不起來。

光頭保安訓練有素,掏出對講機:“洞三洞三,我是洞七,卡布奇諾灑了,招呼兄弟們都過來馬殺雞。”

劉十三聽懂了暗號,賭場出現狀況叫“卡布奇諾灑了”,至于“馬殺雞”可能是要動手的意思。

牛大田喊:“不用不用,誤會誤會。”說完搖搖欲墜地站起身,臉上還帶著笑意。劉十三有點震驚,牛大田要有一顆多深沉的心靈,才能在被打之后還露出色瞇瞇的微笑。

牛大田說:“程霜啊,你力氣真大,這都多久沒見了,哦,旁邊這位是你表叔嗎?”

劉十三再次震驚,自己發育得太英俊了嗎?牛大田認出了程霜,然而認不出他。他只好指著臉說:“是我啊,劉十三。”他的指點引發牛大田的記憶,做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劉十三想到一首詩,若再見你,時隔經年,我將以何致你,以眼淚,以沉默。

牛大田選擇以我了個去!

“我了個去,劉十三,你不是在西班牙發大財買海島了嗎?飛回來多久?”

“我了個去,王鶯鶯說的話你都信!”

“這么說你沒錢?”

“當然很窮了!”

牛大田哈哈大笑,氣氛轉眼親熱起來,劉十三忍不住猛拍牛大田的肩膀。他以為這是情感的表達方式,猶如往昔。結果牛大田冷笑看著他的手,掏出對講機:“洞三洞三,我是洞八,卡布奇諾灑了……”

劉十三立刻舉手投降,牛大田冷笑著收回對講機。

程霜說:“劉十三,他知道你窮之后,氣勢都變了。”

“怎么個變法?”

“本來看你像朋友,現在看都不看你。”

劉十三記起以前智哥的理論,一下子明白了。牛大田現在是成功人士,劉十三現在是失足青年,即便血濃于水,也會被這個差距拉開。

“牛總真會開玩笑,牛總坐,我今天過來有事拜托你。”他盡量自然地拿出保險合同,盡量忽略身邊程霜的目光。那目光太疑惑,看了會心酸。

牛大田翻翻紙:“程霜,你倆怎么在一塊兒?”

劉十三說:“你看的那份,叫重大財產保險,最適合家大業大的人。”

牛大田說:“前幾天聽說你回鎮上小學,當代課老師,本來想去看你,太忙了,一起吃飯?”

劉十三說:“下面那份,叫員工保險,你洞三洞七那么多員工,肯定需要。”

牛大田說:“要不就現在吧?”

劉十三終于發現,牛大田對程霜的興趣遠遠超過保險,只能最后一搏。

他把合同交到程霜手上,真誠地說:“搭檔,你來跟客戶溝通比較好。”

程霜沒接,震驚地打了個嗝:“你看不出來他在調戲我?”

“看得出啊,這有什么呢?要不是怕你打我,我也調戲你。”

“我不愿意出賣美色。”

“你除了美色還有什么可出賣的?”

程霜想了想,可能真的覺得有道理,拿保單遞過去:“牛總,你要是簽了保單,我陪你吃飯。”

“多少錢?”

“三千一份。”

牛大田一聽,掏出了對講機:“洞三洞三,這里是洞八,卡布奇諾灑了……”

程霜見勢不妙,趕緊按下對講機:“你不買可以,為什么喊人?”

牛大田氣憤地說:“我本來只想請你吃個串,你卻要我三千塊。以為你還是趙雅芝嗎?呸!我已經不喜歡趙雅芝了!”

程霜后退一步,快速小聲對劉十三說:“糟糕,沒想到我只有烤串程度的美,賣不掉保單。”

劉十三說:“問問自己,盡力了嗎?”

劉十三下半句是,盡力就沒有遺憾,誰知道程霜雙眼一亮,猛站起來:“對!我還有辦法!牛大田!你不簽保單,我報警抓你,掃了你的賭場!”

牛大田操起對講機,大吼:“洞三洞四洞五洞六洞七!鐵觀音灑了!”

門轟然打開,賭場保安爭先恐后擁入,劉十三一眼掃過去,發現基本認識,小學班級倒數幾名,沒想到成年后還不離不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