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電影院小小的,程霜坐在門前臺階上,路燈打亮水泥地,墻角滿滿簇簇的月季花,她說:“小鎮太溫柔了。”

劉十三和她并排坐,撓撓頭:“怎么會溫柔,剛剛還打架。”

程霜仰起臉,月亮掛在半空,小鎮背倚起起伏伏的峰巒,山形邊緣浮動銀白色。附近幾戶人家菜香飄過來,她聞了聞,陶醉地說:“土豆炒雞塊嗎,還有青椒味兒。”

“明天讓王鶯鶯給你做。”

程霜回過頭,眨巴眨巴眼睛:“所以說,小鎮多溫柔啊。”

看程霜那么輕松,劉十三接不住。他面對一個隨時可能消逝的女孩,不知道該怎么聊天。生命這個話題,對劉十三來說過于宏大,無從聊起,最多聊一些眾所周知的哲理。他是有困惑的,四年級開始,到昨天到今天,面對面了,可以問什么呢?你要死啦?還能活多久?醫生怎么說?他想,可笑,問什么都無能為力,簡直可笑。

程霜伸個懶腰,說:“這玩意兒我多了去。”

“什么?”

“病危通知書啊,從小時候到現在,我收到過很多次了。”

劉十三接不住,他甚至想不到應該怎么反應,只能死死盯著墻上露出的紅磚,腦子空白。程霜看他一直沉默,問:“明天繼續吧,一定要拿下第一單,有沒有信心?”

劉十三走神中,皺著眉頭,盯著紅磚。

程霜大怒,踹了他一腳:“你搞什么鬼,不就是弄砸保單嗎?還給我臉色看!”

劉十三說:“我沒給你臉色看。”

程霜欣然說:“沒給就好。路口那家面館不錯,我們吃面去。”劉十三還沒解釋完,她已經往面館走了。猝不及防的劉十三跟在后頭,浮想聯翩,誰找程霜做女朋友,生活多么輕松呵!比如,“你跟那個女孩什么關系?”“朋友關系。”“朋友就好,我們吃面去。”

再比如,“你白天為什么不理我?”“我要工作。”“工作就好,我們吃面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