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面館的年紀,比劉十三大。能成為老店,說明它已經成為人們的生活習慣,每一道工序,都是為當地人的口味服務。機器軋的掛面,沸水中一攪,操進湯碗,加澆頭。紅燒大腸、蔥油大排、梅干菜肉絲、香油薺菜、青菜牛肉,通通八塊一份,送煎蛋或水潽蛋任選。

兩人實在餓了,端著澆頭堆起來的面,屋里幾張桌子客滿,等不到座位,找個角落蹲下來開吃。程霜扎緊馬尾辮,也不管穿的是裙子,蹲在那兒筷子舞得飛快,含混不清地說:“真好吃,哈哈哈哈,賺到了……你別拉我裙子!”

“你說什么?”

“我說,別拉我裙子!”程霜怒火熊熊,一轉身,發現劉十三蹲在幾步外,并未動過,一臉無辜地吃面。

劉十三頭扭過來,目光逐漸驚恐,面卡在嘴里,順著他的目光,程霜低頭,看見一只小手,一雙含著淚光的大眼睛,委屈到噘起的小嘴,沖她弱弱地喊:“媽媽。”

整個面館突然沉寂,轟然爆發一陣叫好聲。劉十三聽到腦后傳來打擊樂,老板用湯勺敲著鍋邊,為歡呼打起拍子。場面太詭異,程霜一手小心翼翼地扯回裙角,一手端著面碗,語無倫次:“嘎哈嘎哈你嘎哈?”

小女孩再次開口,帶著哭腔:“媽媽,我餓。”

劉十三倒吸一口冷氣。一切有了解釋,程霜為什么東奔西跑,為什么再回小鎮,原來她親生女兒在這里。她逃避到天涯海角,還是逃不過自己的良心!母女相遇了,可悲啊,也不知道這孩子的父親在哪里!

小女孩又怯生生對他喊:“爸爸。”

劉十三渾身一震。

小女孩繼續說:“爸爸,我餓。”

她渴望地看著劉十三的面碗,里面躺著半塊大排。劉十三慢慢把碗遞給她:“孩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程霜,你負點責任,讓她叫我叔叔。”

小女孩甜甜一笑:“謝謝爸爸,爸爸最好了。”說完湊過來,在蹲著的劉十三臉上吧唧親了一下。

老板“哐”地一敲湯勺:“恭喜你們,一家團圓!”

小女孩的戲十分飽滿,她踮著腳,夾起半塊大排放到程霜碗里:“媽媽先吃。”

程霜手里的碗抖得很厲害,說:“小朋友,我不是你媽媽。”

劉十三說:“她可能不是你的媽媽,但我一定不是你的爸爸!”

小女孩驚慌失措,嘴巴一扁,淚珠滾滾:“爸爸媽媽又不要我了!你們真的不認識球球了嗎?”人物連名字都出現,事情更加鄭重了。全體顧客和老板唉聲嘆氣,仿佛程霜和劉十三真的拋棄骨肉。

一桌中年男女加了份咸菜,激情評論。

中年男說:“作孽啊。這兩個小年輕心腸真硬。”

中年女說:“你心腸軟,你去把小孩領回來。”

中年男說:“你看你看,他們認祖歸宗的大喜日子,你發什么火,吃面吃面。”

劉十三冷笑,全部站著說話不腰疼,坐著說話更快樂,事到如今,趁大家都在關注程霜,自己躲遠點比較好,哪知程霜在輿論旋渦中,緊緊抓住了他:“現在不開玩笑,這真不是我孩子。”

劉十三問:“那你孩子在哪里?”

程霜氣到打嗝:“我沒有孩子!”

劉十三說:“姑且相信你,你先拖住,我去買個單。”

陰險的劉十三奔向門口,褲管被人一拉,他朝下看,叫球球的小女孩無情地開口:“爸爸,不要走。”

程霜差點樂出聲,兩個受害者輪流幸災樂禍,一點解決的辦法都沒有。球球左手拉劉十三,右手抱程霜大腿,畢竟年幼,控制不好演技,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劉十三明白了,這小女孩是個詐騙犯,而且是個慣犯,現場其他人顯然早就知道這點。他平復心情,絕地反擊,對球球說:“一起走一起走,該回家了。”說著抱起球球,大步流星。

圍觀群眾不由得擔心:“真帶走啊?”

“球球有危險。”

“咋這樣呢?平時給個十塊錢就完事了。”

中年男長嘆:“造孽啊!”

中年女一摔筷子:“我看你今天是非常活躍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