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街上行人不多,天光幽幽,可以聽見自己踩落青磚的腳步聲。程霜圍著劉十三轉,問:“真的接回家?”

劉十三把懷里的小女孩托了托:“那當然,白送的小孩誰不要。”

球球慌了,掙扎著拳打腳踢:“我警告你們,拐賣兒童是要槍斃的,旁邊就是派出所,你們別亂來!”

劉十三徑直往派出所走,球球傻眼。

云邊鎮派出所崗哨亮著燈,劉十三跟掃地大爺打個招呼,走進一樓。換成本地民警,大概很快能判斷情形,可惜今晚值班的是個外地新人,調職過來不到半年。

按照新人民警的初始判斷,這是一家三口,男人無知,女人幼稚,小孩眼圈紅紅受盡委屈,發生什么比較明顯。他合上記錄本,決定開始調解家庭矛盾。

球球眼睛亮了,局面混亂,跟“狼人殺”很接近。原本屠邊局,兩個神一匹狼,狼穩輸,但突然出現村民,村民還是個白癡,事情就有轉機。

新人民警隨便問問:“你們倆什么關系?”

球球強勢發言:“爸爸媽媽的關系。”

新人民警了然:“夫妻關系是吧?”

劉十三試圖挽回:“你別聽這個小騙子的話,我跟她普通朋友。”

球球補充發言:“他們吵架了。”

新人民警同情地摸摸她的頭,說:“那就是有矛盾的夫妻關系對吧。”

劉十三心急如焚,神經病啊,查查戶籍水落石出,非要聊天談心。他摸出身份證,塞給民警:“道理講不清,不如看事實,我用身份證擔保,我說的是實話!”

程霜按住劉十三,他現在特別混亂,已經是個豬隊友了。

程霜條理清晰地分析:“警察同志,我倆關系問題不重要。這孩子拉著我們喊爸爸媽媽,可我們的確不認識她。要么認錯了人,要么在開玩笑,但她的真實父母,這會兒一定很著急。”劉十三拼命點頭。

新人民警沒被說服,還生氣了:“大人吵架,不要往孩子身上撒氣。你們先別說話,冷靜一下。”

本來很冷靜的,程霜手一抖,差點把劉十三的胳膊捏碎。

新人民警用最親和的語氣問:“小朋友,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球球說:“劉十三。”

劉十三瘋了,她什么時候知道了自己名字?

新人民警換了副嚴肅的面孔:“那你呢,叫什么名字?”

劉十三斷然說:“我叫劉阿平。”

新人民警一拍桌子:“你身份證上明明寫的是,劉十三!”

什么身份證,對,自己剛剛硬塞給他的,劉十三呆若木雞。新人民警喝口茶,放下杯子:“情況嘛,我已經很清楚了。”

他真誠地抱起球球,說:“你們放下對各自的仇恨,打開父母的心,看看這孩子。”

兩人看球球,她咧嘴一笑,笑得飛揚跋扈。

新人民警動情了:“哪怕,我說哪怕,你們要拋棄她,她依然這么懂事,連哭都不敢哭。你們這些年輕的父母,只顧發泄情緒,會帶給孩子多大的童年陰影!我外地來的,老家經濟水平不高,小時候爸媽也經常吵架,吵得兇了,打起來,家里東西都給砸了。我躲在陽臺,捂著耳朵,一直哭一直哭,別看我現在沒事,晚上還會做噩夢,喊,媽媽別哭了,爸爸別打了!”

新人民警越講越酸楚,程霜和劉十三越聽越悲哀。

劉十三做最后的努力:“同志……”

新人民警噌地起立:“我夜夜驚醒啊!再看到一個孩子在重復我的悲劇!你說我能忍嗎?”

兩人趕緊搖頭。

新人民警說:“你們記住,我叫閆小文!再讓我看到你們遺棄兒童,我保證嚴格執法,法不容情,先扣你們!關押二十四小時!聽到沒有?”

兩人趕緊點頭:“聽到了聽到了!”

新人民警重重頓了茶杯,用手指點著兩人:“回去不準吵架!有空我去家訪,這孩子說你們一句不好,先扣你們!關押二十四小時!聽到沒有?”

“聽到了聽到了。”

“還不趕緊帶孩子回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