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劉十三挑了件短衫,再將睡褲從膝蓋剪開,疊好放進浴室,給球球放水洗澡。他輕輕拍了下她的頭,球球睡眼惺忪地嘟囔:“大人的衣服太難看了。”

“少啰唆。”

劉十三帶上門,洗了她的小衣服,晾好,明早會干。球球洗完澡,穿得極不合身,短衫都快拖到地上,她爬到劉十三的床上倒頭就睡。

桃樹下的竹椅,擱著王鶯鶯忘記收的煙盒。幾顆果子隨風微微地擺,蛐蛐兒鳴叫,不知誰家放電視劇,聲音低低傳來,聽不清楚。廚房門開著,灶臺上用盤子倒扣一碗紅燒肉,算留給他的晚飯。劉十三撕開保鮮膜,把碗包了包,放進冰箱。

找了頂蚊帳,四尖吊在桃樹枝,罩住竹椅。劉十三沖個涼,帶著拎包鉆進去,舒服地一坐一靠,捧起吳嫂送的保險教材,一盞小燈就夠,院子很亮。

他讀了一會兒,想尋支筆,卻翻到一張字條,大概是從他的人生目標計劃本里掉出來的。

兩年前,字條掉落火車的鐵軌,他拼了命才追回,上面寫著一串數字,他背得滾瓜爛熟,但從來沒敢用手機撥通。

手機備忘錄有一頁,他修修改改了一段話,總覺得某天會發送到那個號碼。第一個月寫了很長,第二個月刪掉了些,第三個月索性重寫,最長的時候他寫了三千多字。

兩年過去,刪刪減減,這頁備忘錄只剩四個字。

你還好嗎?

不是想說的話越來越少,是劉十三發現,能說的話越來越少。甚至這四個字,也徹徹底底多余。

二〇一二年冬至,深夜的KTV,同學們喝醉了,他一直望著牡丹,牡丹一直望著屏幕。他深呼吸,問:“是不是我不夠好?”

牡丹說:“你很好,用功,刻苦,你很好很好了。”

他說:“你不喜歡的,我可以改。”

牡丹說:“你真的很好,沒法改,時間不對吧。”

他說:“哪里不對。”

牡丹說:“將來你會成功,拿到屬于你人生的第一次成功,那時候,你不僅僅是好,而且是對。”劉十三聽不懂。在他愿意為愛情付出一切的年紀,卻沒有什么東西可以付出。等他明白這個道理,二〇一二年的冬至,早就遙不可及。KTV外,大雪紛飛,那么深的夜,雪花應該把情侶們走過的腳印,坐過的臺階,路過的草地,留在某條街的眼淚,都覆蓋了吧。

手機振動,劉十三收好字條,看了看微信群。

“小劉啊,是不是今兒一天就完成九百九十九單啦,好歹匯報一下。”

“這么晚了,侯總還在關心員工業績。”

“絕對優秀,近乎偉大。”

“既然都沒睡,我給大家發個紅包吧,也作為對小劉的鼓勵。一年說長不長,共同努力,創造未來。”

“給侯總磕頭!”

劉十三攥著手機,原來屬于他人生的第一次成功,如此艱難,如此荒誕。

回復毫無意義,最多再被羞辱幾句,他拿起保險教材,認真讀了下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