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儲蓄銀行門口,球球拉住劉十三,做了個“噓”的口型,兩人藏在樹后面。這里以前是供銷社,童年劉十三放學后,跑到供銷社營業部,趴在地面,用長尺搜刮柜臺和地面的一條縫,平均兩三天能刮出來幾塊錢。

供銷社推平,儲蓄銀行建立,可惜里面存的錢沒有一分是自己的。劉十三正在感慨,球球說:“來了。”

一個女孩身穿銀行職工的襯衣,脖子系著絲巾,短發,白皮鞋,拎著袋子,從街道另一頭走來。劉十三剛想問這是誰,發現女孩身后不遠處,有人畏畏縮縮跟著。

球球努努嘴:“喏,牛大田,媽的膽小鬼。”

劉十三犯了嘀咕,牛大田昨天不可一世,按照他的作風,喜歡一個姑娘,應該直接強搶民女,怎么扭扭捏捏的?

球球盡職地解說:“走在前面的叫秦小貞,本鎮大學生,估計和你一樣,學校一般,城里混不下去,回來了,在銀行做柜員。牛大田這個狗賊,好像暗戀她。”

劉十三點頭,果然是暗戀,暗戀只能跟蹤。此刻他太好奇了,把保險單忘到九霄云外,問:“秦小貞呢?她喜歡牛大田嗎?”球球嘆口氣:“你們男人啊,難道看不出來?”

劉十三憤怒:“放屁,我肯定能看出來。”

他看了一會兒,秦小貞面色平靜,走進銀行,一次頭也沒回過。劉十三大驚:“我真的看不出來!”

他問球球:“那你們女人能看出來嗎?”

球球微笑回答:“我是女孩,不是女人。”

劉十三死了跟她對話的心,牛大田走到銀行門口,停步,躲在另一棵樹后面。

行人不多,街邊一叢叢梔子花,矮矮的,清香撲鼻。劉十三盯了半晌,快忍不住說話,牛大田行動了,邁出一大步,停頓,似乎在擦汗,接著猛地沖向銀行。

銀行門口出現人影,秦小貞走了出來,依然拎著袋子。說時遲那時快,沖向銀行的牛大田一個急轉身,人體漂移,踉踉蹌蹌踩空,滾倒在地。

秦小貞喊了聲:“喂。”

牛大田翻身跳起,站得筆直,若無其事:“沒事沒事,你好你好。”

秦小貞手一伸:“拿著。”

牛大田下意識接過去:“什么?”

秦小貞說:“周末去看越劇吧。”

牛大田說:“啊?”

秦小貞說:“戲院貼了海報,茅式唱腔的,《五女拜壽》,一起去看。”

牛大田指著自己鼻子:“我嗎?”

秦小貞說:“票都給你了。”

牛大田面色如常,說:“好的。”說完轉身就走,沒走幾步,腿軟了一下,趕緊去扶樹干,喘了幾口氣,腿又一軟,徹底癱倒。

秦小貞還想說幾句,結果牛大田已經癱在路對面,她笑了笑,拎著袋子,轉身進了銀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