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小學翻新過三次,加建過兩次,茶田圍繞操場,郁郁蔥蔥。暑期補習,參與課程的是四年級以上的學生,校內人數不多,從校長辦公室傳來氣急敗壞的咆哮。

羅老師已成羅校長,教學的氣勢終于超過打麻將的氣勢,吼得眼鏡都快掉下來了:

“遲到第幾次了?昨天割豬草今天要喂牛,你家開了個動物園啊?還點頭,那我晚上去家訪,要不要收門票?”

“五括號十括號這么簡單的成語填空,五光十色你想不出,你寫什么五元十件!哪家店這么便宜?你編都不會編!”

“給我跑圈!操場跑圈,一邊跑一邊喊,雍正的爸爸是康熙!乾隆的兒子是嘉慶!”

程霜穿越羅校長的火線,找到班主任:“李老師,上次我跟你說的美術比賽,你有支持我嗎?”

李老師正拿著藥瓶灌降壓藥,有氣無力:“小霜,文化課都來不及,縣里的美術比賽就放棄吧。”

程霜說:“學習成績是榮譽,美術比賽也是榮譽,咱們學校學生雖然腦子普遍不好,但非常狡猾,可以揚長避短,爭評藝術強校。”

李老師咳嗽兩聲,委婉地說:“哪怕我同意,學生自己也怕耽誤學習。”

程霜很高興,掏出一張紙:“李老師你放心,我選的幾個成績都特別差,沒啥可耽誤的。”

李老師胸口一痛,又想吃藥,辦公室突然陷入詭異的寂靜。

“保安呢?!”

“快趕他走!”

“救命啊!”

救命都喊出來了,程霜和李老師齊齊回頭,辦公室走進一個披頭散發的男人,胡子拉碴,背著竹筐,只穿一條褲衩,褲衩破破爛爛,乍一看是個裸男。

程霜大驚失色,李老師嘆氣,說:“鎮上的瘋子,到處晃悠,又來了……救命啊!”

裸男徑直走到她面前,沖李老師亮出手中的東西,頓時李老師的尖叫響徹樓層,程霜也跟著慘叫。

竹筐內全是羊糞,裸男掏出一把,攤開手掌,展示給李老師。李老師叫完,裸男傻笑,沒有后續舉動。李老師顫抖著說:“你……你想要干什么?”

裸男傻笑。“老師,我給女兒交學費。”他顛了顛羊糞,說,“你看,我有很多錢,夠不夠,不夠我還有……”

李老師鎮定地說:“這些不是錢,錢是一張一張的。”

裸男陷入迷茫,程霜偷偷說:“李老師,我真是佩服你,這種情況下還能跟他講道理。”

李老師小聲說:“他每學期都要來一趟,習慣就好了……救命啊!”

她再次尖叫,裸男連掏幾把羊糞,擱在辦公桌上。“真的不是錢,我找找。”他取下竹筐,一陣扒拉,找出一個舊報紙裹住的長方體,打開,取出一沓平平整整的字條:“老師你看,很多很多錢,這五千,這兩萬,這三千……”

程霜看得清楚,一張張白條,字跡各異,寫著不同數目的欠款,欠款人簽名,微微發黃。

李老師嘆口氣,居然沒有憤怒,溫和地說:“王勇大哥,銀行里的那種才叫錢,印著人頭。這些字條啊,沒用的。”

裸男委屈:“我的不是錢嗎?”

李老師說:“是錢,但銀行不認,學校不收。”

裸男不甘心:“你說一張張的,這就是一張張的。”

如何同精神病解釋清楚呢,李老師又想嘆氣。

羅校長匆匆趕到,見勢不妙,扭頭就走。程霜一把拽住她:“小姨,他怎么了?”

羅校長說:“王勇啊,外地人跑到鎮上開家具店。老婆生大病,以前打借條的人躲起來不還,他賣了店,錢花光,治不了,老婆半夜跳河了。”

程霜靜靜聽著。

“那時還沒瘋,老婆留下個女兒,三歲不到,他帶著女兒每天討債,受刺激一多,慢慢變傻了。從女兒六歲起,隔三岔五跑來,兩年了,這么一個傻子,還惦記著要給女兒報名。老師們募捐過,父女倆不要。女兒說,要自己掙錢交課本費,這才幾歲……”

得不到結果,裸男似乎被激怒,迅速包好字條放回竹筐,大喊:“上次我來你說要錢!這次我帶錢了,你說要銀行的錢!你不想還錢,你就是不想還錢!你老是找借口,當初借給你的時候,你怎么說的?你說周轉下,很快!七年了啊兄弟,你多大的生意要周轉七年?”

老師們集體心中一沉,完蛋,裸男串戲了,進入討債場景。

被吼得頭暈目眩,李老師眼淚唰地流下來:“你冷靜下,我沒欠你錢,不關我的事。”

裸男慌張了:“你別哭啊,實在為難的話,過幾天再說吧。我不急,我老婆最近好點了,還能拖幾天。”

裸男愈加混亂,保安到了:“住手!我的個親娘哎,地上啥!我腳上踩了啥!”保安還沒熟悉戰場,裸男沖他丟羊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