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儲蓄銀行隔壁,廣場的集上,許多店家忙碌。賣花的搭棚搬盆,山茶長勢蓬勃,程霜路過人群,路過麻花車、烘糕攤、燈籠鋪,突然停住,深深吸口氣。

旺盛活著,生機勃勃。

劉十三經常說,小鎮人民怠惰疲懶,沒法發展。可她喜歡這里,每個人確實不看未來,只在乎眼前,一餐一飲,一日一夜。城市中,拿到獎金去商場會喜悅。小鎮上,陰雨天看葫蘆花開會喜悅。兩種喜悅,可能是分不出高下的。

秦家茶樓中,牛大田還在發呆,劉十三還在反思,球球不知吃了多少東西,摸著肚子幸福地打盹。

程霜問:“順利嗎?”

她問劉十三,牛大田下意識回答:“不順利!如果燒掉賭場,員工怎么辦?我靠什么創造美好未來?”

程霜疑惑地說:“燒什么賭場?”

牛大田失魂落魄,說:“只能這么干嗎?”他雙目無神,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滿身蒼涼地離開。

等他走掉,反應過來的劉十三慘叫一聲,憤懣地說:“買賣不成仁義在,他不買單就走了?”

球球追出門,邊追邊喊:“牛大田,你不干的話,連跟秦小貞結婚的機會都沒有!”

球球的喊聲越來越遠,竟然跟著溜了。

劉十三和程霜面面相覷,秦老板不失時機:“上午喝到下午,早飯中飯兩頓,一共兩百五十六,算你兩百五。”

劉十三說:“我沒帶錢。”

程霜說:“我錢剛用完。”

劉十三無可奈何:“鶯鶯小賣部知道吧,你去問我外婆要錢。”

秦老板笑了:“原來王鶯鶯家的啊,她身體怎么樣?”

劉十三說:“活蹦亂跳的。”

秦老板收起賬單:“跟她說,身體好點就來打麻將。”

劉十三出門后才想起來,王鶯鶯好像真的不打麻將了。他回來幾天,王鶯鶯待在小賣部認真工作,可能老年人也有社會危機感吧。

沒走幾步,球球哭喊著奔跑過來:“爸爸,媽媽,我迷路了,找你們找得好辛苦啊。”

說著她站到兩人中間,小手左右各牽一個,胳膊晃晃悠悠。喝了滿肚子水的劉十三犯起困,腦子迷糊,覺得彼此真像一家人,初夏陽光燦爛,小鎮陳舊,空氣新鮮,他正帶著老婆孩子,高高興興去探親。

程霜突然說:“原來是這樣啊。”

“怎樣?”

“結婚,生個小孩,被叫媽媽的感覺。”

程霜摸摸球球柔軟的頭發:“還以為自己沒機會體驗了。”說完她沖劉十三笑一笑,滿足地摟緊他的胳膊:“孩子他爸,回家。”

劉十三瞬間身體僵硬,聽著自己本能地回答:“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