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桃花樹下站著一個老頭,頭發花白,白色短袖襯衣,一副金絲邊眼鏡,西褲熨得筆直。王鶯鶯掃地,示意他抬腿,老頭往后退一步,恢復立正的姿勢。

劉十三低聲說:“老李頭啊,你認識。”

球球咂咂嘴:“我鎮大富翁,修表的。”

劉十三警惕地說:“老李頭不會看上王鶯鶯了吧。”

球球摸摸下巴:“要是他想當你外公,那我過年也能多個紅包。”

劉十三捏住她臉頰:“閉嘴!”

球球瞪大眼睛,小臉被捏得變形,依舊奮力辯駁:“老李頭很有錢的,說不定能買你好多份保險。你想,多個有錢的外公,聽起來沒壞處。”

劉十三思索一下,松開手:“有道理。”

“嫂子,我得回去過中秋了。上次回去,我妹妹說,到了七十二歲那年,中秋一定要回去過。真快,五六年一轉眼的,我就七十二了。”

王鶯鶯把笤帚往墻角一丟,拍拍圍裙上的灰,蹲下來盤貨,說:“應該的,飛機方便,你早該回去。”

老李頭摘下眼鏡,揉揉眼睛,說:“昨天睡得晚,一直想,都老成這樣了,這次一走,可能就回不來內地了。”

老李頭停頓一下:“要是沒回來,那我就是死在對面了。”

王鶯鶯手里活停了下,繼續拆箱子,拿出一包一包方便面,說:“我們有句老話,葉落歸根,人一到歲數,逃不掉的。”“好多事情,昨兒一件一件想起來。我哥偷偷摸摸帶你去看媽祖祭,把你弄丟了,全家找到天黑,結果你在海邊睡著了。你們結婚那天,老家風俗是送花圈,把你嚇的啊,怎么勸哭都止不住。”老李的聲音有點哽咽,“我哥走得太早,答應他照顧你,你不肯。怎么像過去了沒幾天,沒想到,其實一輩子過去了。”

王鶯鶯打斷他,胡亂翻著東西:“哎,對了,你要不要拿點特產帶回去,刀魚我送不起,茶葉吧,你們家里人也愛喝茶。”

老李頭拎起腳邊布袋,掏出一個紙盒子,說:“老家寄來的,二十多年沒吃過了吧,你嘗嘗。”

王鶯鶯呆了一會兒,鎮定地接過去,手有些抖,迅速擺進貨架。劉十三仔細看,盒子牛皮紙做的,淡黃色,扎了幾道繩,寫了三個字:鳳梨酥。

老李頭抬頭,望望桃樹,深深吸一口氣,說:“走了。”

王鶯鶯說:“好。”

老李頭轉身,好像佝僂了些,走得老態龍鐘,到門口回頭:“有件事要麻煩你。”

王鶯鶯揮手:“好說好說,你講。”

老李頭說:“鐘表鋪帶不走,只能麻煩你,幫我照管下。”

王鶯鶯點頭:“這個小事情。”

老李頭繼續說:“房產證和贈予證明,我壓在鳳梨酥下面了,扎在一起。如果我回不來,送給你,賣掉也好,留著也好,你看著處理。嫂子,我走了。”

樹葉被風吹得輕晃,陽光破碎,蟬聲隱匿,像遠方的潮水。有朵盛開的云,緩緩滑過山頂,隨風飄向天邊。劉十三以后才會明白,有些告別,就是最后一面。但這一刻,他聽到的消息過于震撼,迅速問球球:“他的鐘表鋪值多少錢?”球球肯定地說:“大概值三個棋牌室。”棋牌室算多大的貨幣單位,她根本不懂,但三個似乎足以表達昂貴的程度。劉十三在屋內來回踱步,激動地說:“把鋪子賣掉,我就能給全鎮人民買保險啊!一千份保險,全搞定,沒想到我的成功來得如此容易。”

球球跳下寫字臺,激動地說:“我們要發財了?”

劉十三雖然美滋滋,可良心怦怦跳動:“哎呀哎呀,總不能白拿人東西吧?”

球球一頭栽進錢眼里,根本不想出來:“給鄉親們買保險有什么不好的!你就當為老李頭做慈善!他會理解你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