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黃昏蓋滿山間,云邊鎮電影院內傳出“磬哐磬哐”的鑼鼓聲,人們陸續進場,檢票老頭一張張撕下票根,偶爾看眼外面,那姑娘不是銀行的秦小貞嗎?外面站半小時,在等人吧。

槐樹下,秦小貞抬抬手腕,六點半。她往東邊張望,那方向有服裝一條街,五金副食店,再遠點還有浴室和茶樓。夏天太陽落山晚,這會兒露著紫紅色的天際線,天空藍墨水似的,她看的地方都亮起碎金般的燈光,亮成一串一串,等的人沒來。

那就是不來了吧?秦小貞想著,涼鞋踩踩地面,畫一個圈,那怎么辦?總不能自己進去吧?兩張票浪費一張,心里難過。

她輕嘆口氣,不遠處有腳步聲,驚喜地一抬頭,眼睛里的光瞬間暗了暗,不是她要等的人,但確實是找她的。

“小貞,你怎么還沒進去?”

問話的是秦小貞媽媽,新燙的頭,揮著蒲扇趕蚊子。秦小貞爸爸看女兒不吭聲,立刻目光四周掃掃,沒發現可疑人士。

秦爸爸哼了聲:“走吧走吧,一塊兒。”

秦小貞偷偷往那個方向再瞄一眼,不情不愿:“里面悶,我等一會兒進。”

秦媽媽瞇著眼看墻上海報,第一場《五女拜壽》,第二場《醉打金枝》,第三場《珍珠塔》,隨口說:“你小姨剛剛打電話,要來看,沒票,正好碰到你,你不是發了兩張嗎,給她一張吧。”

秦爸爸說:“還有一張票呢,拿出來,我打電話喊她。”

秦小貞咬著嘴唇想借口,多疑的秦爸爸板著臉,問:“票呢?”

“丟了。”

“丟了?一個信封里的怎么丟,昨天還看你放茶幾上的。”秦媽媽皺眉。

“丟了就是丟了,只有一張票,小姨要的話,拿我這個好了。”秦小貞開始發急,之前期待某人快來,這會兒反而希望他別來。秦爸爸是退休工程師,預判能力極為出色,一看秦小貞的神情,推測真相:“你給那個牛大田了?”

秦媽媽后知后覺,才發現女兒今天穿一件白色雪紡連衣裙,以前她嫌容易弄臟,不怎么穿。今天秦小貞不光穿裙,還細細畫了眉,淡淡涂一層唇彩。秦媽媽跟著猜到真相,痛心疾首:“小貞啊,你這是不學好,牛大田沒出息的啊!算了,不看戲了,回家,我們回家好吧?”

秦媽媽拉她的手,秦小貞一言不發,寸步不移,低著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