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秦爸爸看都不看牛大田一眼,不顧面露哀求的女兒,抓著她要走。

牛大田著急地喊:“叔叔,慢慢談嘛,對我不滿意,沒問題,請您給我一個機會,做到您滿意!”

這番話比較體面,但秦爸爸不打算給他臉,轉身說:“沒機會,我不會把女兒交給一個開賭場的,我們秦家沒人進過派出所,你好自為之。”

牛大田張大嘴巴,說不出話,秦小貞一步一挪,慢慢騰騰離牛大田越來越遠。

牛大田終于大吼一聲:“等一等!”

這一聲嚇到大家,不由自主停了腳步。牛大田微微彎著腰,低下頭,兩只胖手交叉,指關節發白,劉十三甚至能看清他在顫抖,像一個等待宣判的嫌疑人。天色漸漸昏黃,小鎮路燈亮起來,牛大田默不作聲,額頭全是冷汗,似乎話憋在喉嚨,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他沉默了幾秒,現場人人度秒如年,劉十三有些同情。冬至的雪地中,他遇見過類似的沉默,空氣凝固,要自己提醒自己,才想起來呼吸。他掃了一眼,突然又有些羨慕,因為秦小貞的動作表情和牛大田差不多。

他們和他不一樣。他是悲傷的沉默,他們是執拗的沉默。

悲傷的沉默,時間會打破,讓兩條河流去向不同地方。執拗的沉默,自己會打破,執拗代表他將摧毀堤岸,哪怕河流就此干枯。

牛大田吭哧吭哧,迎著秦家人的目光,說:“我改。”

劉十三可以想象秦家人的回答,但沒等到他們說話,旁邊幾個人指著南邊,喊:“啊呀!”

所有人,包括秦小貞一家,劉十三,程霜,球球,小廣場的群眾,一起抬頭,望向南邊。

黃昏中爆出一蓬飽滿的煙火,和火燒云連成一片,夾雜著一串一串的流星,射向夜空。騰騰雄起的火焰上方,無數煙花炸開,不講節奏,不講道理,噼里啪啦,轟轟烈烈。

所有人看傻了,這場面突如其來,像一整個元宵節,在小鎮南邊集中燃燒。

秦小貞呆呆望著,眼睛里倒映璀璨煙火,眼淚慢慢流下來。

秦媽媽緩過神,小聲說:“搞什么,你又放煙火……”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劉十三也注意到不對勁的地方,脫口而出一句:“日啊!”

他的心狂蹦,真的狂蹦,咚咚咚咚,仿佛一下一下在錘擊,又重又急促,蹦到胸膛脹痛,下一秒就要裂開。不是每個人只愿意沉默,不是每個人只愿意等待,會有人懷抱炸藥包,貼住高高厚厚的城墻,粉身碎骨。

天空越來越紅,越來越亮。南邊有一棟獨立的平房,以前是糧油站,后來改造成賭場。

牛大田雙膝跪下,嗚咽著說:“叔叔阿姨,我知道,你們不喜歡,不喜歡我開棋牌室,覺得不是正經工作,覺得我不是好人。為了小貞,我今天決定把棋牌室燒個精光。”

秦爸秦媽受到的沖擊太大,不知所措。

牛大田繼續說:“可是!”

全場觀眾感動被打斷,你好好表白,怎么還有“可是”。

牛大田淚如雨下:“可是,糧油站屬于國家財產,他們說燒房子是縱火犯,兄弟們一邊哭,一邊拖著我不給點火,說我會被槍斃。我只能把麻將桌、撲克牌、骰盅都堆到后頭麥田燒。去年買的煙火也搬過去了,東西太多了,還有沙發凳子,幾十箱酒,我跟兄弟們搬了一天,搬到剛才才搬完……我……”

秦小貞哭了。

牛大田哭得更兇:“小貞,對不起,我遲到了。第一次約會我就遲到了,對不起……”

劉十三望著那片火燒云,怔怔出神,他沒發現自己牽著程霜的左手,也沒發現程霜用右手擦掉了眼角的眼淚。

秦爸秦媽眼圈泛紅,嘴唇囁嚅著,明顯抗拒中帶著一絲感動,堅持中帶著一縷困惑。

牛大田依然跪著:“叔叔阿姨,我真的喜歡小貞,最喜歡的那種喜歡,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請你們批準!”說完他為了加重語氣,砰地磕了個響頭。

圍觀群眾齊齊倒吸一口冷氣,進場看戲的人退了出來,檢票的香煙快燒到手都不知道,幾百號人踮著腳,脖子抻長,鴉雀無聲,只有戲院內隱約傳來喇叭聲:“演出即將開始,請大家抓緊時間,依次入場,對號入座……”

幾枚煙火升空,嗖嗖地盤旋,秦爸爸撫著額頭,秦媽媽快把衣角扯破了,哎呀哎呀嘆氣,半天說了句:“這孩子,你也太老實了,東西嘛賣掉就好,燒掉干嗎,不浪費的啊?沙發啊酒啊留著也有用……”

程霜和球球眼睛一亮,扯扯劉十三衣角:“哎哎!”

劉十三立刻說:“我聽到了,有戲啊。”

牛大田開了多年賭場,察言觀色一把好手,顯然聽出秦媽媽讓步的口氣,噌地站起來:“不浪費不浪費,還沒燒光,我們慢慢看,來,叔叔阿姨來這邊,這邊看得清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