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婷婷美發店和頂潮成衣店一墻之隔,陳裁縫午后休息,吹著空調聽戲。他看劉十三站在美發店門口半天,溜達過去一瞧,發現劉十三把臉貼在美發店窗戶上奮力偷窺。

陳裁縫熱心地介紹:“這個店早關門啦,不做了。”

劉十三一愣:“毛婷婷不剪頭發啊?”

陳裁縫說:“幾年前胳膊斷了,去醫院,骨頭沒接好,剪不了頭發。”

劉十三心頭浮起不好的預感:“那她現在做什么?”

陳裁縫說:“哭喪。”

劉十三心里一咯噔,問:“職業哭喪?”

陳裁縫點點頭,抬表看看時間:“這個點,估計她還在韓家。韓家大伯沒了,她要哭三天的。哦,你們年輕人不曉得,我們老一輩有人過世,除了請和尚道士,還要請樂隊和哭喪的,有條件的還能請來歌星。”

完蛋,毛婷婷居然改行,從個體戶變成民間藝人,不知道她的收入水平能不能保住。他提心吊膽地問:“哭喪很賺錢嗎?”

陳裁縫變出個茶缸,喝一口:“一天好像一百五吧,從頭哭到尾,累。縣里用不上,附近幾個鎮,又不是天天死人。唉,肯定沒剪頭發安逸。”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