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劉十三小時候常玩一個游戲,坐在沙坑,用半塊磁鐵劃拉。上層沙子曬得發熱松散,深處沙子則潮濕沉重。磁鐵在沙中來回數趟,拿出來表面就裹了一層細細的鐵粉。

劉十三擼下鐵粉,放進袋子,攢兩個學期,也賣不到一塊錢。

毛婷婷像人中磁鐵,隨便活活就能吸來無數細碎的麻煩事。父母雙亡,親弟反目,每天電動車都出故障……哭喪對她來說,不光賺錢,還能發泄心情。

劉十三懷抱保險單,呆呆望著毛婷婷,她正在上班,扒著別人的棺木號啕大哭。

毛婷婷邊哭邊喊:“你不要走!你要走,帶上孝子賢孫一起走!”

劉十三看看現場其他親屬,想必死者走得安詳,老年人寒暄喝茶,年紀輕的聚在一起組團開黑,全場只有毛婷婷這個不相干的人撕心裂肺。

劉十三心說,再等一會兒,毛婷婷現在發揮不錯,眼淚已經流到脖子里,還哭出了小舌音:“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啊啦啊啦啊啦!”她很敬業,很動情,哭得滿臉通紅,還念起了詩:“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

后來毛婷婷跟他解釋,為了入戲,她往往參考很多電視劇里的畫面。比如看死者遺像,長得像周伯通,她就想象自己是傻姑,在棺材前恢復了神志,念起桃花林一起練武的歲月,加上周伯通的后人都變成農民,悲從中來。

劉十三驚奇,問:“這么麻煩,你想想自己不就夠慘了?”

毛婷婷嘆氣:“以前想想自己的人生還能哭,后來只能冷笑。有次去客戶家哭喪,哭著哭著冷笑起來,他們以為我鬼上身,讓道士潑我雞血。”

毛婷婷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劉十三決定等。他喝葬禮上的赤豆湯,喝花生茶,喝紅糖煮蛋,喝到死者家屬問他名字,毛婷婷還沒有停止哭泣。

死者家屬問:“舅家的嗎?你的禮金呢?”

劉十三心想不妙,倘若承認自己是親戚,必須給禮金;倘若不承認,就是打秋風。

混宴席有講究的,婚宴生日宴升學宴,主人家高興,不趕你,還送喜糖。但葬禮也混的話,那跟盜墓賊差不多,下三爛,吃的死人飯。

劉十三不想做下三爛,又沒禮金,眼看即將身敗名裂,毛婷婷過來拯救了他。

毛婷婷解釋說:“這我同事。”停頓一下,補一句:“不要錢,實習的。”

說完拉著劉十三到棺材前,喝道:“跪下。”

撲通,劉十三跪得毫無廉恥,在哭喪這行算得上天賦異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