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哀樂洪亮,兩人并肩而跪,毛婷婷說:“真的不方便。”

劉十三說:“沒事,我帶著材料,慢慢解釋。”

哭聲停止了,監工的老道士不滿地看過來,劉十三心領神會,干號起來,可他光哭不念,顯得十分業余,毛婷婷趕緊哭喊:“跟我學。韓牛大伯啊!”

劉十三也喊:“韓牛大伯啊!”

毛婷婷喊:“好不容易啊!”

劉十三也喊:“好不容易啊!”

毛婷婷見旁人轉移注意力,小聲對劉十三說:“我太忙了。”

劉十三大喊:“我太忙了!”

毛婷婷心中一突,差點摔倒,幸虧老道士耳朵不靈光,并沒指責,她趕緊說:“今天沒空,明天再說。”

劉十三心想,今天你干活,明天干完活去毛志杰那兒挨揍,行程緊湊,肯定沒空,趕緊說:“婷婷姐,沒時間看材料,我說給你聽,兩句話的事。”

毛婷婷起個高調,哭腔最高亢處氣息一斷,十分有技巧,咿咿呀呀地喊:“韓牛大伯啊,你有什么話,盡管跟我說。”劉十三哭喪著臉,抽泣地說:“我整理好資料,發現你沒結婚,生育險不合適。養老跟傷害險呢,簡直為你量身定做的。你想,三天兩頭被打,打出個三長兩短,能領多少保金……”

老道士咳嗽一聲,劉十三只好先停下,干號幾聲,毛婷婷提點說:“眼淚,要擠點。”

流淚對劉十三來說,與生俱來,并不困難,然而周圍鬧哄哄的,老道長念念有詞畫符,他發揮不出實力。

劉十三躊躇,問:“你身上帶風油精、辣椒油什么的了嗎?”

毛婷婷說她不需要,傳授了些入戲理論,鼓勵他:“你就想象下最慘的事情,加油。”

劉十三立刻想到牡丹。他努力回想,牡丹跟她男友撐著一把傘的場景,遭遇的每一句羞辱,奇怪的是,內心酸酸脹脹,一滴眼淚沒掉下來。

他的眼淚好像在考場那天全部流光,悲傷干涸成黑夜的形狀。他能走回無邊無際的黑夜,高鐵飛馳,大雪紛揚,高一腳低一腳,腳印滲透著過去的淚水,但他現在一滴都沒有。

考場那天,悲傷到極點,夜凝固了,他拼死拼活,想抓住一縷光。

從此以后,卑微刻苦,但是不想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