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葬禮最后一環,上山掛燈。

老道長帶齊家當,跟小徒弟搖著紅幡鈴鐺走在最前。死者家屬披麻戴孝,列成整齊的長隊跟隨。人們挎著裝滿紙錢的籃子,另一只手提一盞燈籠。

毛婷婷和劉十三走在末尾,這時哭聲不用太大,意思意思即可,走到小鎮上山的路口,工作基本結束。

毛婷婷嗓子嘶啞,仰頭滴眼藥水。劉十三狀態正勇,說:“婷婷姐,你老哭老哭,對眼睛不好。醫療險有一條專門說這個,視網膜哭到脫落,給你補,多么全面周到。”

毛婷婷認真地問:“我聽不懂,問你一句,有沒有什么保險,保證一個人不去賭博。”

劉十三齜牙咧嘴,腦仁疼。

毛婷婷不等解釋,搖頭說:“肯定沒有,沒有的話,沒法徹底幫我。算了,你這些意外險、醫療險、理財啊什么的,我全買。如果啊,你們公司賠我錢了,這些錢給誰?”

劉十三不吭聲,心想八成是毛志杰啊。

毛婷婷說:“給我弟弟。可他不戒賭,錢也全流到牌桌上。”她說得平靜,哭腫的眼睛里,深深藏著悲傷。

劉十三頑強地說:“婷婷姐,別這么悲觀。退一萬步,你看,哪怕最后損失了金錢,也許,或者,可能,你會收獲弟弟的親情。”

這種話也說得出來,可能就是保險員的敬業吧。

毛婷婷笑笑,不知被劉十三的執著打動,還是真這么想:“行,那我買幾份,受益人毛志杰。”

劉十三屁顛顛掏保單,考慮到毛婷婷礙于他面子買的,不好意思掙太多,只拿出基本的醫療和意外險,樂呵呵地說:“先簽名,后面的我幫你辦。”

意外的是,毛婷婷說:“剛剛不是說,還有理財和投資嗎,都拿來。”

劉十三不解,毛婷婷沉默半晌,說:“能給的都給他,希望他不要再怪我。”

一沓保險單簽名完畢,接下來再讓毛志杰簽名,劉十三就成功完成一筆大單。照理說,應該高興,劉十三卻覺得胸悶。毛婷婷簽單的過程中,仔細詢問毛志杰得到的收益,絲毫沒問有關自己的問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