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上山路口,人群嘈雜,程霜牽著球球的小手,迎面碰到劉十三,她一把揪住劉十三的衣領:“為什么不帶上我?是不是怕給我分紅?要不是陳裁縫嘴巴大,我還找不到你,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劉十三說:“葬禮不適合美女。”

程霜立刻非常滿意。

劉十三說:“對了,保單毛婷婷簽了。”

程霜興奮:“恭喜!看你黑著臉出來,還以為黃了。哎,你不高興啊?”

劉十三悶悶地說:“受益人毛志杰。連理財盈余的賬戶都是他的。”劉十三突然想起,毛婷婷說不清楚毛志杰的具體賬戶,明天得去問一趟。

程霜聽了一撇嘴,轉移話題問:“他們在做什么?”

老道長畫好符,點火,引燃一根火把,再用火把引燃死者長子的燈籠,其他親戚跟著點著燈籠。沒過多久,長長一排隊伍的人,身側都發出幽紅的火光。

這是云邊鎮的習俗,程霜沒見過。劉十三解釋:“我們鎮傳說,人剛死,會在天上晃。魂魄回家的話,容易走錯路,在大山迷失,成為孤魂野鬼。所以我們云邊鎮的葬禮,家屬和幫忙的鄉親,要沿著山路掛燈籠,一直掛到山頂,魂魄就不會迷路,找到回家的方向。”

程霜聽得入神,望著那些披麻戴孝的老老少少身影,在燈籠的火光里搖曳,黑暗中一點一點的光,逐漸蜿蜒向上,密林中亮起一條燈籠做的小路。

夏日八月的大山,起了夜霧,時濃時淡,那條像火焰組成的項鏈,時明時暗。

劉十三說:“韓家子孫多,掛得快,手腳利索的話,不用到半夜,山上就會掛滿燈籠。”

一陣霧氣飄動,球球的聲音有點顫抖:“那如果……如果沒點燈籠,魂魄能回來嗎?”

劉十三打算作弄她,說回不來,誰也找不到,誰也不記得。沒說出口,他的心也開始顫抖,想了想說:“其實呢,對死去的人來說,每個在世上活著的重要的人,都是他們靈魂最亮的燈籠。他們總會放心不下,永遠都在尋找,一定能回來。”

球球抽抽鼻子:“那就好。”

程霜掰著手指說:“我剛剛數了數,對我重要的人太多了,那我死后,靈魂豈不是每天都在跑馬拉松。”她眼睛一亮:“你們以后多去點有趣的地方,這樣我的靈魂跟著你們,相當于環游世界。”

球球和她一起笑,劉十三望著程霜,想起一張張病危通知書,心里說不出來地慌。

一個老漢拿著手電筒,沖他們喊:“閑著干什么,起霧了,別讓大家伙走散,拿手電筒,上山接應。”

球球起勁了,說:“我們也去看燈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