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三人跟著上山,頭頂燈籠點點,像一溜螢火蟲。腳下手電筒白光交織,像一片小小的蛛網,往山上罩去。

程霜覺得新鮮,燈籠頂端一根細細鐵絲,絞在樹枝上掛著。有幾盞燃燒殆盡,手電筒一照,細灰飛舞,在八月的一個角落下起黑灰色的雪。

劉十三說:“別看了,走吧。”

三人一路小跑,發現隊伍停在山腰,掛燈的,會合的,吵吵嚷嚷,情緒激動。

程霜問:“怎么啦?”

劉十三抻抻脖子,人頭攢動,看不清楚,說:“你們等等,我去看看。”

他擠到前頭,人群中間幾個民警張開雙臂,攔住掛燈籠的。領頭的民警他居然認識,新來云邊鎮的,帶球球去派出所時接待他們的閆小文。

當初劉十三就覺得,這位民警很愛發表個人意見,此刻他果然在演講。

“各位鄉親,我已經把話都說得很清楚了!上級通知督促我們,一定一定要防止山火!大家心里也有數,因為咱們落后的習俗,這座山被燒了幾次?”

一位死者家屬高聲回答:“三次!”

群眾哄然大笑,顯然不把年輕警官放在眼里。

帶劉十三上山的老漢扯嗓子喊:“小閆啊,你不懂云邊鎮的風俗,去問問所里的程隊,這么多年,他管過這個事情沒有!”

閆警官繃住臉:“對,他沒有管,結果呢,上次山火造成林木損失十公畝,鎮民兩人受傷!實話告訴你們,老程監管不力,要被撤職了!”

群眾一片嘩然,閆警官又說:“好話不聽,行,干活!”

幾個年輕民警摘下樹上的燈籠,用嘴吹,吹不滅,只好放地上踩。一聲怒吼,渾身素白、頭頂麻布的死者長子沖出來:“給我爹掛的燈籠,你們再動一個試試!”

閆小文按住槍套,跟電影里一樣,喊:“退后,退后,不然告你襲警!”

劉十三一看不好,真打起來會出大事,趕緊拉住他:“閆警官,你聽我一句。”

閆小文瞥一眼說:“是你?還跟老婆吵架嗎?”

這話說的,沒見著群情激憤嗎,劉十三都想一走了之,讓他自生自滅算了。不行,在場只有他能站出來制止沖突,讀過大學的,鄉親們會給點面子。

他勸閆小文:“閆警官,如果你一定要干這個勾當,你等他們下山了,偷偷來執法也可以的。我們云邊鎮啊,人單拎出來,頭耷腦,人一多就無法無天,你犯不著啊!”

劉十三說得貼心動情,老漢見他們嘀嘀咕咕,不滿了:“誰家的小子,跟他們一伙嗎?”

劉十三躥到老頭那頭,一口家鄉話:“阿伯,我是王鶯鶯外孫,最近剛回來。我跟他商量呢,外地人不懂事,現在已經怕了。我們別把事情搞大,進局子不光彩,您說對不?”

閆警官不吭聲,老漢不吭聲,只剩韓家長子。劉十三面上有光,覺得自己連橫合縱,馬上將要一統戰國。他躥到韓家長子那頭,信心滿滿:“大哥……”

剛冒兩個字,韓家長子拎著燃燒的火把,掄個圓,嘶聲大叫:“誰動我爹的燈籠,我弄死他!”

場面頓時混亂,民警滅燈籠,家屬護燈籠,幫忙的鄉親喊:“別動手別動手!”

火星亂濺,你推我踹,有繼續上山掛的,有下山逃跑的,有跟民警糾纏的,劉十三趕緊奮力往后退,手電筒都被人打掉。

他跌跌撞撞,跑回原地,愣住了。

大概是被人群沖散,程霜和球球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不見。

夏夜的歌聲,冬至的歌聲,

都從水面掠過,皺起一層波紋,

像天空墜落的淚水,又歸于天空。

人們隨口說的一些話,跌落墻角,

風吹不走,陽光燒不掉,獨自沉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