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底,補習班結束了,臨近開學,程霜閑得慌。她溜達進院子,王鶯鶯拖出齊腰高的柳筐,示意她趕緊過來。程霜掏出馬克筆,問:“十三呢?”

王鶯鶯說:“談業務去了。來,幫婆婆一個忙。”

程霜舉著馬克筆說:“筆都帶來了,外婆你要寫什么?”

王鶯鶯說:“這兩天琢磨,小賣部搞點優惠活動,得寫個告示。我不識字,靠你了。喏,在這上面寫,字大點,就寫……從今天起,購買劉十三保險的人,小賣部通通打折。買一份保險九折,兩份八折,超過五份,全部六折包免費送貨上門。就這樣。”

程霜大驚小怪:“外婆,活動力度有點大啊,這不虧本嗎?”

王鶯鶯滿不在乎地搖頭:“不要緊,產業小有小的好處,既沒有發財的指望,破產的損失也很有限。別緊張,按我說的寫。對了,幫我改改,寫得有文化點。”

泡沫板兩米乘以一米的面積,程霜吭哧吭哧寫完,擦擦汗,退后兩步審視自己的作品。程霜字跡端正娟秀,疏密均勻,仔細描了空心體,往門口一擺,還算美觀。

王鶯鶯叼著煙,由衷地贊美:“寫得跟畫似的,真漂亮。”

程霜投桃報李:“還是外婆你精神偉大,勇于犧牲。”

一老一少看著剛出爐的海報,互相吹捧,小路傳來大喇叭播放的音樂,歌聲越來越近,伴隨著吆喝的聲音:

“愛情三十六計,要隨時保持美麗。”

“旺發超市開業一周年大酬賓!”

“就像一場游戲,要自己掌握遙控器。”

“會員大派送,全場特價商品等你搶!”

王鶯鶯咕噥了句,什么鬼東西。一輛面包車停下,后頭跟著幾輛摩托,七八個超市員工往墻上貼傳單。

面包車副駕駛門打開,蹦下一個富態的老太太,白白胖胖,頭發燙卷染黑,顛顛走進小賣部,遞過兩張傳單:“王鶯鶯啊,閑著呢?我們超市做活動,你瞅瞅,看中的給你搞員工價。”

王鶯鶯拍拍圍裙,面無表情,轉身去整理貨架。

程霜接了傳單,紅底黃字,印著衛生紙、食用油一溜商品的照片,排版正式。她不由得喃喃自語:“對呀,我們怎么沒想到還有打印店呢?”

王鶯鶯悠悠地丟話:“拉倒吧,我什么都有,用得著去你那兒買?口氣別太大,管個面點部,搞得跟超市老板娘一樣。哎,要我說,自己開店舒服踏實,給別人打工還要看臉色吃飯。”話到一半,她嚓地點著根煙,云淡風輕地說:“沒什么意思。”

胖老太抽回宣傳單,給自己扇風:“有些人的脾氣大,打工也沒人要,對吧小姑娘?”

程霜內心冷冷一笑,這老太太情商不高,也不看看她是誰的人,旗幟鮮明地亮出立場:“有本事的人當然有脾氣,沒本事的人才沒脾氣。”

王鶯鶯精神抖擻,煙頭似乎都亮了一亮,她贊許地看了看程霜,對老太說:“小年輕多懂事,你老糊涂了,好好的饅頭鋪不開,連工人帶方子賣給超市,很光榮?”

老太臉一紅,動作頻率變快,揮著手噴口水:“王鶯鶯,跟你好好說話是不行的,你一定要張嘴咬人,那別怪我放話。什么時代了,小鋪子小店面能活多久?打開你的狗眼,云邊鎮才多大,好多多、聯合、豐達,這邊超市,那邊賣場,開了七八個。再看看你,一天幾個客人上門?”

聽到連珠炮似的發問,一般人會陷入沉思。王鶯鶯吐個煙圈:“就算沒有生意,我也開著,為什么呢,因為我要開著氣死你。”胖老太果然被氣到,哼唧哼唧,說:“喲喲喲,看你能撐多久。”講完這句毫無氣勢的話,老太爬上面包車,在音樂聲中走了。程霜好奇地問:“誰呀,那么不客氣,像個挑事兒的。”

王鶯鶯搖了搖頭:“年輕時候的小姐妹,以前說,女性要自強,頂半邊天。年紀大了,改口了,說這一代人不行,鎮子小,耽誤她了。管不了,別理她。”她脫下套袖,吹了口氣,淡青色煙霧筆直沖出,消散,像若無其事吹掉了往昔。程霜心想,好拉風的老太太。

兩人正要進門,超市車隊已經拐彎,音樂聲漸弱,一個小伙子脫離車隊,噌噌跑回。他十七八歲,白襯衣,瘦瘦的,跑到王鶯鶯面前,漲紅了臉,低頭小聲說:“阿婆您別生氣,我奶奶就這樣,您別跟她計較,我幫她賠不是。”

王鶯鶯笑了,吧嗒著煙頭:“咳,臭小子,讀書讀傻了?先罵人的是我,要不要我道歉呀?”

小伙子嘿嘿撓著頭,跟著笑:“知道您老人家肚量大,那行,我回去了,司機師傅還等著。”

王鶯鶯叫住他:“等一下。”

“什么事阿婆?”

“高考成績下來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