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兩人溜進劉十三的小房間,王鶯鶯打開柜子,被子底下摸出餅干盒,打開,兩張寫作文的方格紙。

“十三成績不行,作文寫得好,語文老師經常夸他。這篇選到縣里頭,參加什么比賽,拿過一等獎的。”

王鶯鶯說話間,一貫的不以為然,表情隱隱約約有驕傲。

“我不認字,問他寫了啥,他不肯講。他寫作文,《記一件難忘的事》啦,《最美的春天》啦,都肯念給我聽,那一篇咋就不行呢?嘿嘿,他以為小學的東西我賣廢紙了,沒想到會把這個留著。”

王鶯鶯得意地晃晃作文紙:“趁你在,念給我聽聽。”

程霜也很興奮,清清喉嚨朗讀:“五年二班,劉十三,我的媽媽……”

題目念完,程霜的嗓子仿佛突然被掐了下,窗簾舞動,影子蓋住王鶯鶯,老太太臉上的皺紋似乎深了許多。

程霜緊緊盯著紙上幼稚的筆跡,心跳得怦怦響,猛地咳嗽起來。

王鶯鶯拍她后背,說:“怎么了,嗆到了?”

程霜咳了好一會兒,說:“沒事,我繼續念。”

我的媽媽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眼睛里裝的都是我的身影。

我的媽媽有一張溫柔的嘴巴,呼喚的都是我的名字。

春夏秋冬,我的媽媽永遠溫暖。日出日落,我的媽媽永遠明亮。

我愛我的媽媽。

程霜聲音拉得很長,飽含情感,念完鼓掌:“雖然劉十三的字跟烏龜爬一樣,文采還不錯嘛。小學生這個水平,必須一等獎。”

王鶯鶯出神地聽著,嘴角勉強勾起笑容:“還以為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普普通通的。”

她捋了捋白發,說:“我去睡個午覺,你也休息會兒。十三的床干凈,我早上重新鋪過,天氣熱,別出去瞎跑。”王鶯鶯轉身走出房間,一向精神的她背影佝僂,程霜望著,覺得她很孤獨,也很蒼老。

程霜悄悄走到桃樹下,舊舊的方桌上擺著一缸酒釀,陶瓷外壁凝了水珠,一顆一顆往下滑,像滾落幾行淚。

小房間里,作文紙放回餅干盒,藏進柜子。

程霜臨時編了一篇,五年級的劉十三,寫的并不是這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