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快餐檔子出攤并不固定,毛志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劉十三沿街打聽,在油漆店旁邊的巷子口找到。板車靠墻,板凳沒收,毛志杰和三個中年男人圍著塑料小桌子,熱火朝天炸金花。他的手氣顯然糟糕,面前筷子大概當作籌碼用的,只剩兩三根,另外三人傳遞眼色,流露出要走的意思。劉十三磨磨蹭蹭,本以為牛大田燒了賭場,鎮上賭徒會改邪歸正,結果依然這么瀟灑。

牌友看到劉十三,紛紛站起:“阿杰,有人找你,明天玩。”

毛志杰踩滅煙頭,臉紅脖子粗:“贏了就想走?我馬上翻本,坐下坐下。”

牌友說:“翻個球,你昨天輸的一千塊還沒給,走了。”

劉十三寒暄:“大家好,要不你們繼續,打完我再跟他說話。”

三人拗不過毛志杰,怏怏坐下,毛志杰邊洗牌邊問:“你來干什么?”

劉十三說:“婷婷姐在我這兒買了幾份保險,需要你簽字。其中有份理財,需要你的賬戶信息,麻煩你報下賬號。”

毛志杰剛點上的煙,一下摔掉,瞪著劉十三,牌都不洗,口水噴到劉十三臉上:“滾!她不是要結婚了嗎?馬上要給老頭子做老婆,還要當后媽,他媽的真不要臉,滾,她買的東西我不要!”

劉十三倒沒聽說毛婷婷結婚的消息,三個牌友七嘴八舌地討論。

“給你買,你就拿,不要白不要。現在不拿,她把錢花到人家小孩身上,你多吃虧。”

“反正她跟外地人去南邊,廣州啊,以后肯定不回來了,你趕緊弄點好處。”

毛志杰重重扔下牌,問劉十三:“那你說,什么保險,什么好處?”

劉十三忍住厭惡,拿出保單,耐心地指著幾行重點:“先說理財吧,根據婷婷姐購買的這份,時限十二年,你的年收益率是百分之六。如果你打算按月支取,每個月可以拿到兩百多的項目分紅。”

毛志杰瞟了眼:“哦,送我錢?”

劉十三點頭:“差不多。”

毛志杰唰地奪過保單,往牌桌上一丟:“你們聽到了,每月兩百塊,一共十二年,我五千塊賣給你們,誰要?”

牌友興奮起哄,一人說:“別,毛婷婷的東西誰敢碰啊?人人知道她晦氣,克死娘老子,還是個哭喪的,真他媽臟。

不小心碰到她的東西,得回家拿香灰洗手,對不對?”

另一人拍拍毛志杰的背:“虧得你不認她,不然也被克死。”

混混嘴巴沒遮攔,講得起勁,最后一人說:“可憐你那個姐夫,唉,他不曉得毛婷婷在本地的名氣,要是他知道,還敢娶她嗎?”

血涌上腦門,劉十三喊:“閉嘴!”

毛志杰一腳踹中他肚子,踹得他連退幾步,一屁股坐倒。毛志杰蹲下,揪住他頭發:“干什么,你跟她有一腿?”劉十三抓著他的手腕,憤怒地喊:“松開,老子不賣了,老子去退給婷婷姐!”

毛志杰隨手撿起一塊板磚,拍拍他的臉:“她花了多少錢?”

劉十三說:“四份。八萬。”

毛志杰齜牙笑:“退了,退給我啊。”

劉十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他媽還是人嗎?”

毛志杰說:“退不退?”

小鎮的夏日,全鎮懶洋洋,只有知了不知疲憊地鳴叫。汗水掛在眼角,劉十三覺得胸悶,悶到要爆炸,他也撿起一塊板磚,指著毛志杰說:“松手。”

毛志杰陰冷地盯著他,揪頭發的手更加用勁:“我說,保險我不要,八萬,退給我。”

劉十三似乎感覺不到疼痛,說:“不可能,那是婷婷姐的錢。”

毛志杰揚起板磚:“退不退?”

劉十三也揚起板磚:“你砸我,來,你砸我也砸!”

“去你媽的!”毛志杰一板磚下去,砰的一聲,劉十三天旋地轉,記著也要砸過去,手根本不聽使喚,整個人倒了。他蒙了,眼前有紅色的液體,自己都能感覺到眉毛邊濕漉漉的。

牌友們一看真的打傷人,一哄而散。毛志杰退了幾步,慌慌張張,推起板車,從劉十三迷糊的視線里消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