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小鎮醫院,劉十三縫了幾針,醫生說不嚴重。劉十三頭裹紗布,哭喪著臉,不知道回家怎么交代。門口一陣腳步聲,毛婷婷匆匆忙忙進來。

她雙手不安地絞著,說:“十三,他打你了?要不要緊?”

劉十三捂住臉,悲憤地說:“縫了幾針,能有多大事。都傳到你那兒了,看來外婆肯定也知道了。”

毛婷婷慌亂地晃手:“不是不是,有人看到跟我報信的。”

劉十三嘆口氣,說:“婷婷姐,你那保險我做不了,回頭退給你。”

毛婷婷說:“連累你了,對不起。”

劉十三說:“婷婷姐,你要結婚了?”

毛婷婷臉騰地紅了,年近四十的女子,原本鬢角有星星點點的白,這會兒不見了,估計染回了黑色。她不安地說:“對,國慶辦喜酒,你和阿婆、程老師都來。”

劉十三說:“姐夫什么樣兒的?”

毛婷婷小聲說:“姓陳,廣州人,到開發區建樓盤,跑山里吃飯,認識了。老陳比我大八歲,二婚,工地上的,曬得顯老,但懂照顧人。”

劉十三笑了,興致勃勃地說:“那我們到時候去鬧洞房。”

毛婷婷說:“十三,保險不用退,換個受益人,填老陳的兒子,你看好不好?”

這是對毛志杰死心了,劉十三有些替她高興,說:“好啊,按你說的辦。我沒事,只要你想通,外孫被打,王鶯鶯也不會怪你的。”劉十三認真地望著她,說:“婷婷姐,你要幸幸福福的啊。”

毛婷婷走的時候,劉十三發現她哭了。因為她用雙手握了握他的手,表示歉意,劉十三看到,有一滴水落在她胳膊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