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九月也過得很快。學期伊始,同球球好說歹說,小家伙終于答應上學,隆重打了張欠條。程霜抽空去看,球球乖乖背著手端坐,聚精會神地學習。

中秋放假三天,院子熱鬧起來,王鶯鶯自己烘的月餅,一百個賣得飛快。

淡淡的圓月剛掛上天邊,云彩絢爛,程霜溜進院子,大喊:“外婆,今晚吃什么?”

姜片和蒜瓣在油鍋蹦跶,王鶯鶯把砧板上的鯽魚一條條放下去。魚肚皮鼓鼓的,切口處黃澄澄的魚子滿到溢出。

她忙著澆滾油,笑著回:“自己看。”

程霜環顧廚房,瓷磚臺上依次放著發好的豬皮、木耳、干貝和海蜇頭,桌上壘著水靈靈的黃花菜、萵筍、莧菜,中間一碗青嫩的毛豆米。旁邊塑料袋打開,蟶子、羊肉、蝦、蹄髈。屋檐掛著的臘腸、腌火腿也摘下來了,程霜吞吞口水:“外婆,太豐盛了,劉十三要結婚?”

王鶯鶯看鯽魚兩面的皮金黃微皺,放入紗布大料包,加水跟生抽,合上蓋子任鍋中咕嘟:“你都沒點頭,他結個屁。”

程霜拍拍手:“我點頭了,有個女同事還行,明兒喊她來。”

王鶯鶯斜眼看她:“干嗎今天不喊?”

程霜摟著她胳膊,說:“今天吃的不想分給她。”

小蔥打結,在豬油里熬,熬出最香的蔥油。蒜泥炒熟,和蔥油一起爆,撒點辣椒絲,加一碗高湯煮沸。蟶子用料酒和醬油腌一會兒,搭著姜塊蒸熟,把剛沸騰的蔥油蒜泥高湯澆上去,滋啦一聲,人間最強美味。

蔥油和蒜泥的香是不由分說的。誰說自己能抵抗這時蟶子的鮮美,劉十三不會相信。想到今晚的這道菜,劉十三美滋滋。

三十份保單辦完,公司哪怕再苛刻,提成得下發,足足兩萬出頭。

他買了鎮上最貴的書包,兩百。打算去化妝品專賣店買盒最貴的面膜,看了一圈,心中大喊一聲無量壽佛!最貴的太貴,咬咬牙買了,用掉一千二。給王鶯鶯配副老花鏡,四百多。想起外婆得濕疹,問了藥房,買了最貴的藥霜,兩百多。錢包癟了,拎著塑料袋回家,劉十三腳步輕快,感覺自己就是外出奔波、奮發捉蟲的麻雀,現在要回去喂嗷嗷待哺的一家老小。

小賣部廚房里,炒鍋在燉紅燒鯽魚,王鶯鶯又起一鍋,從瓷罐中挖兩勺豬油沿鍋壁化開,她瞅瞅專心剝蒜的球球:“小丫頭,這幾天跑哪兒去了?都不來看看太婆。”

球球噘嘴:“我家里有事嘛,球球要照顧爸爸的。”

王鶯鶯“哦”了聲,把空心菜瀝干水,手折一折扔進鍋里,等待的幾分鐘,她點根煙,又問:“今天你爸不在家?”

她問的是球球親爸,球球搖搖頭:“他吃過午飯出去玩,估計不回來。”

王鶯鶯點點頭,叼著煙到大堂櫥柜拿了罐藥酒遞給球球:“看著點,他出門,容易被別人打,回去給他擦擦,好得快。”球球接過,乖巧地說:“謝謝太婆。”

“球球今天有什么想吃的?”

“想吃甜的!”

“那我們做個宮保蝦球好不好?”

“好!”

燈火通明,歡聲笑語,這是劉十三回到家腦中浮現的第一句話,特別俗套,特別貼切。

程霜正在大堂門口打電話:“你們也吃月餅啊,沒有月餅?吃比薩啊。”

看到劉十三回來,程霜擺擺手示意,繼續跟電話說:“我吃得可好呢,一會兒發視頻給你們看。就這樣,我幫忙去啦。”電話一掛,程霜就對劉十三露出大大的笑臉:“你回來啦!工作辛苦了!”

劉十三受寵若驚:“你搞什么,這么溫柔,有什么陰謀?”

程霜翻個白眼:“我是看在外婆的分兒上,今天中秋節,要和和美美。”

王鶯鶯擦著手,頭也不回:“你隨便罵,不開心就打,打完看會兒電視,菜馬上就好。”

劉十三舉起袋子,大聲宣布:“我發到工資啦,每個人都有禮物!”

三人驚喜地接過袋子,球球看到那個粉紅色書包的時候,控制不住小嗓門尖叫一聲,抱著書包又蹦又跳。

“謝謝爸爸,爸爸真好!我愛爸爸!”

程霜收起面膜,喜笑顏開,那邊王鶯鶯又心疼又高興:“買這么貴的東西干什么,我用點青草膏就好了。”

她打開藥霜蓋子一聞,又遞給程霜:“你聞聞,香不香?”

程霜使勁點頭:“香!”

劉十三得意洋洋:“王鶯鶯,別說我舍不得給你花錢啊。”

王鶯鶯面容一變:“鍋里還燉著魚呢,搗什么亂,魚焦了我把你燉了。”

王鶯鶯急匆匆回廚房,劉十三莫名其妙,老太太拿了他的東西,也不見服軟。

程霜輕聲說:“她其實高興極了,不好意思夸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