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桌邊四張條凳,隔壁桂花開了,從墻頭探出好幾枝。桌下點盤蚊香,三人正襟危坐,王鶯鶯手腳飛快,片刻間擺完盤子碟子。最后一鍋湯上桌,王鶯鶯才脫下圍裙,擎了壇酒落座。

王鶯鶯夾一大塊魚子放到球球碗里:“小孩子多吃這個,補腦。”

球球歡呼一聲,大家正式動筷。

蹄髈燒面筋,汁水四溢,綿軟有嚼勁。上湯莧菜,紅湯夾著燉去堿味的皮蛋粒,像一碗寶藏。大蝦球一團團裹上茄汁,咬開就彈到牙齒。油渣炸到酥脆,撒一抹辣椒粉,可以留著慢慢下酒。劉十三悶聲不吭,端起蔥油蟶子放在面前,在王鶯鶯銳利的目光中,猶豫了下,夾給程霜一個,球球一個。

三雙筷子上下飛舞,吃得頭也不抬。

王鶯鶯樂呵呵地看著小輩們的吃相,拍開酒壇,倒下半碗黃酒,點根煙,慢悠悠看著月光:“桂花落得有點急啊,本來想跟隔壁打個招呼,采了做桂花蜜的,做好明年就有的吃。”

劉十三喊:“外婆,別看花,吃飯啊。”

王鶯鶯夾一筷炒空心菜:“不急,一會兒還要吃月餅,留點肚子。”

程霜鼓著腮幫子,努力嚼蹄髈,站起來舀冬瓜排骨湯,還不忘艱難地拍馬屁:“外婆,你這個手藝應該開飯店,好久沒吃這么香了。”

王鶯鶯超出常理地溫和,白發扎了個髻,一絲不茍,連皺紋都露著笑意。老太太倒了三碗酒:“外孫,小霜,我們碰一個?”

“好。”劉十三擦擦嘴,和程霜一塊兒舉起碗,三碗相碰,月光下發出清脆的一響。

“球球也要!”球球舉起舔干凈的空碗。

王鶯鶯笑了,給球球倒上一點:“今天中秋,一家團圓,小孩子喝點酒沒關系。”

球球一口喝完,圓鼓鼓的小臉頓時通紅,憋了半天,吐出一句:“好酒!”然后原形畢露,猛灌白開水。

劉十三不記得自己最后喝了多少碗,空酒壇子仿佛不小心跌下桌碎了。王鶯鶯一直在說真好,說今天真好,說看到他們心里高興。

他似乎聽到哽咽的聲音,聽不清楚是誰的。

不應該,可能高興壞了吧。

王鶯鶯醉了,他想。

好多年了,高考后,第一次在老家過中秋,也是他第一次和這么多人一起過中秋。如果這樣能讓王鶯鶯開心的話,以后每年中秋,他還是回來好了。

暗藍天空掛著的月亮,今夜如鉤,

他想起毛婷婷在婚禮上安安靜靜,笑得大方,

但眼睛里沒有喜悅,只有離別。

這一年云邊鎮的秋天,結束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