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整個十月,劉十三像被生活推著走。程霜打聽完球球的消息,面色憔悴,腫腫的黑眼圈,她告訴劉十三,球球會被送進福利院,而他們沒有領養的資格。

“有辦法領出來嗎?”劉十三問。

程霜搖頭:“等有資格的人收養,或者到十八歲自行發展。”

大概因為沒照顧好球球,王鶯鶯似乎生起悶氣,精神懨懨的,大白天躺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劉十三一邊研究領養條件,一邊推銷保險。銀行出了事,鎮上居民的危機意識強烈許多,保險居然賣得很快。

劉十三拿著業績單子,坐在桃樹下苦笑。

程霜開導他:“業績進步該高興,球球沒了爸爸該難過。誰說高興和難過會互相抵消呢,人為什么不能同時保留希望與悲傷?”

她望著秋天凋零的桃樹,說:“希望和悲傷,都是一縷光。”

十月某天劉十三經過婷婷美發店,入夜時分,店內意外地燈火通明。門開著,劉十三納悶地走進去,四面新刷了白漆,空空蕩蕩,毛志杰端坐中間,腳下堆著鍋碗瓢盆,兩眼失神,盯著天花板。

劉十三不明所以,看到他就想往外走。

毛志杰主動搭話:“十三,你去喝我姐的喜酒沒?”姐這個字從他口中說出來,非常陌生。

劉十三“嗯”了聲,毛志杰又問:“我那姐夫人怎么樣?”

劉十三說:“老實人,對你姐不錯。”

毛志杰點頭,喃喃說:“那就好。”

劉十三沉默一會兒,說:“你姐那天一直在等你,如果你想要那份理財收益,隨時到我家簽字。”

毛志杰笑笑:“姐把店面過戶給我了。”

劉十三想罵臟話,毛婷婷的愚蠢超出他的想象。說房子給了毛志杰,怕他賭輸掉,爭了好幾年,打了好幾年,結果放棄了。劉十三一陣焦躁,毛志杰說:“她這樣不對。”

劉十三怒氣上來,突然聽到毛志杰一個大老爺們抽抽搭搭的。

他說:“這樣不對,什么都不帶,我沒有給她準備嫁妝,她這樣到了夫家,會被公婆看不起的。”

他雙手捂著臉,滑下板凳,蹲著,哭聲越來越大。

他說:“我才知道,她早就過戶給我了,上面寫七年前她就過戶給我了,就差我簽名。”他的手背被眼淚打濕,“我都沒有給她準備嫁妝……她出嫁的時候一個娘家人都沒有……”

在男人的哭聲中,劉十三慢慢退出去。

云邊鎮的夜路,他熟悉無比。暗藍天空掛著的月亮,今夜如鉤,他想起毛婷婷在婚禮上安安靜靜,笑得大方,但眼睛里沒有喜悅,只有離別。

劉十三也拎著果籃,去醫院探望過秦小貞。具體當時瘋子怎么弄傷她的,群眾不太清楚。秦小貞說急著換班,推開人群往銀行走,之后的記憶,只剩一片血色。

醫生說,她運氣好,沒傷到動脈要害,也沒割破眼球,斧子從脖頸處劃過,直切額頭,把臉分成兩半。

秦小貞醒來后,執拗地要照鏡子。臉部縫合二十六針,黑色針腳形成短小橫線,一格格爬過她的容顏。

她半天沒說話,她特別愛美,下班必定要換下制服,發梢都保養得沒有分叉。秦家老兩口勸到嘴干不管用,只好把等在病房外的牛大田放進來。

牛大田一進門,秦小貞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死活不愿露面。

牛大田眼圈紅紅,問她:“如果我考不上大學,你會不會嫌棄我?”

被面輕微動動,秦小貞在搖頭。

牛大田又問:“如果我一事無成,賺不到錢,除了對你好別的都不行,你會不會討厭我?”

秦小貞用力搖頭。

牛大田大聲說:“那你就算臉全爛掉,胖成肥婆,十年不洗頭,我也不會嫌棄你。”

被面抖動起來,是秦小貞忍不住笑,笑到氣悶,掀開被子責怪:“不要亂說話,誰是肥婆?我傷口會裂開的!”

牛大田嘿嘿看著臉上長疤的秦小貞,由衷贊美:“你這樣子,真酷。”

劉十三到病房的時候,秦小貞、牛大田打著游戲。他眼睛一瞥,床頭柜上擺著秦小貞常拎的方便袋。

秦小貞放下手機,眨眨眼:“幫我拿一下。”

劉十三把袋子拎過去,秦小貞推給牛大田:“以前你天天跟著我上班,我就帶著了。喊你看越劇那天,本來想給你,結果你跑得太快。廚師等級考試的資料,沒事就看看。”

牛大田舉手發誓:“我天天做模擬試卷,沒空看這些閑書。”

秦小貞撲哧笑出來:“拉倒吧,什么年紀了,還真的高考,你是那塊料嗎?考個廚師,不光賺錢,還能給我做好吃的。”牛大田兩眼放光:“我可以不學幾何物理了?”

秦小貞搖頭:“不學!”

牛大田再問:“那你爸媽呢?他們能同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