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外婆的拖拉機

1/

半年前,五月份,云邊鎮花開得最燦爛,王鶯鶯去了趟縣城,是鎮上護士讓她去的,反正不遠,十幾公里,搭個公交車就到。

第一人民醫院門口,主任一直把老太太送出來。王鶯鶯手中拿著CT袋子和病歷本,聽他壓低著聲音說:“放化療的意義不大,你回去跟家屬商量下,如果需要,我給你安排。我的意見是……”主任嘆口氣,繼續叮囑,“你可以考慮中醫療法,不能完全放棄。”

王鶯鶯回過神,對醫生笑笑:“哎,好的,謝謝主任。”

后來他說什么,王鶯鶯有些聽不清,腳步好像踩在棉花上,虛虛的不受力。

“早點跟家屬商量。”

王鶯鶯點點頭。

“腫瘤邊緣不清,切片驗出來情況不好,惡性,這個你能不能理解?”

“肝癌晚期了,你指標太低,這個一項項說明給你聽。”

“不好手術,轉移太快。那不是濕疹,是癌細胞。”

“家屬來嗎?”

腦海里回放醫生說的內容,每個字都清晰,意思卻搞不明白,其中夾雜自己的一句詢問:“醫生,我還有多久?”

她記得主任沉默一下,說:“半年總有的。”

坐公交車回鎮上,王鶯鶯望著車窗外,油菜花和麥田波浪起伏。她心想,小賣部的存貨,拿出來擦擦灰擺上。以前干脆面總留一箱給外孫,他飯不好好吃,啃起干脆面跟大田鼠一樣,上完高中,他漸漸就不愛吃了。現在促銷全送掉,回來看他氣不氣。

想到這里,老太太笑了笑,眼睛有點澀。

她決定誰都不通知,如果劉十三知道她生病,恐怕要哭昏過去,他這個哭包,做起事綿綿軟軟,讓他做決定,還不如自己來。

之前額頭癢,以為蟲子咬的,涂藥膏不管用。鎮上的護士見到,跟她說:“阿婆,你這邊潰爛了呀,趕緊去大醫院看看,不要搞成皮膚病哦。”

她半夜癢醒,一撓,手指沾了小片碎皮。想想不對,起早去醫院。皮膚科的醫生居然讓她拍個片子,王鶯鶯以為醫院坑錢,老大不樂意。

片子拍出來,醫生說:“你重新掛個號,去腫瘤科。”

當時莫名其妙,接著醫生們輪流問診,主任都來了,問她,有沒有渾身乏力?有沒有低燒?抽個血驗一下吧。

折騰兩天,給了最壞的結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