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中間休息了四五次,開到黃昏,拖拉機大燈照在路上,黃亮亮兩道子。

進城干道限行,拖拉機不給進,要繞小路。攔住王鶯鶯的交警挺客氣:“婆婆,這么晚不安全,您先找地方休息,明天打車進城,一樣的。”

王鶯鶯更客氣,從車斗拎出一捆火腿腸:“小伙子值夜班餓吧?吃兩根墊墊肚子。對,我就是在賄賂你。”

交警苦笑:“你就算賄賂我,我也不能放啊。”

王鶯鶯遺憾地想,火腿腸規格不夠,早知道帶熏臘腸,不過沒關系,大路走不了,可以走小路。

她王鶯鶯運貨多年,看著星星從不迷失方向。拐錯路,掉頭,繞圈圈。一會兒跟在渣土車后面,一會兒躥進小道,丟香煙給人問路。七十整的王鶯鶯,駕駛拖拉機,入夜后兜兜轉轉,找到外孫說過的地址。

敲門都不用,門沒關,王鶯鶯嘀咕,壞人偷偷摸摸進來怎么辦。開了燈,老太太看見自己的外孫,男孩腳邊一堆橫七豎八的啤酒罐。

男孩淚眼模糊地看著她,咧著嘴說:“王鶯鶯,你怎么才來?”

王鶯鶯眼淚唰地掉下來,止都止不住,跌跌撞撞跑過去,抱著外孫,不停摸他腦袋,像他小時候一樣哄:“不哭不哭,外婆來了。”

“外婆,你怎么才來啊,你到哪里去了?你怎么才來?”

喝醉的劉十三只會說這兩句話,意識不清,仿佛六七歲的小孩,滿肚子的委屈,自己那么難過,外婆一直不來。

王鶯鶯抱著他,掉眼淚,翻來覆去說:“我的外孫哦,我的寶貝哦。”

她不明白,自己那么要強的外孫,怎么蓬頭垢面一塌糊涂的樣子。

劉十三緊緊抓著王鶯鶯的手,說:“外婆,我難受。”

“外婆給你煮湯喝。”

劉十三喃喃地說:“外婆,我是不是很糟糕?為什么喜歡的人都要離開我?媽媽走了,牡丹也走了……”

祖孫兩人坐在地板上,靠著墻,劉十三嘴里含混不清,王鶯鶯沉默好一會兒,說:“十三,你是不是很想媽媽?”

劉十三點頭:“做夢都想的,外婆,小時候喜歡躺在長凳上看云,我以為,天上的云會變成你想念的人的樣子,好幾次,我好像真看到了。長大一點點,學習要緊嘛,不專心去想她了,閑下來才想,可是沒有斷過,一天都沒有斷過。”老太太的眼淚一串串掉。

“是我不好嗎?是不是我很小的時候特別討人厭?不然媽媽怎么不要我?”

王鶯鶯說:“她有她的難處。”

劉十三認真贊同:“我也這么想,只不過想不通。智哥說,想不通,不想,喝酒。”

他打開一罐啤酒,遞給王鶯鶯,豪爽地說:“酒逢知己,就是兄弟!你是外婆,也是我兄弟!干杯!”

王鶯鶯跟他干杯,咕嘟嘟喝啤酒,第一次講了個遙遠的故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