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行李捆成一包一包,一次性搬不動,慢慢搬。最后王鶯鶯蹲下身子,把劉十三的胳膊搭在肩上。

劉十三醉成一攤爛泥,不停往下滑。

王鶯鶯半背著他,慢慢下樓。不像小時候的他,一只手就能抱起來。

樓道口,王鶯鶯停下來喘氣,唾沫星子一股血腥味。她扭頭端詳外孫,把他的頭發攏好。

夜未央的省道,拖拉機勻速前行,車斗顛簸,劉十三躺在里面哼哼唧唧。王鶯鶯把拖拉機停到路邊,幫他翻身,等他吐完,拿毛巾蘸了水給他擦臉。

拖拉機開了一夜,劉十三吐了幾次。有次擦臉,劉十三醒來,恍恍惚惚的,以為回到了某個深夜,他喊著:“我不去,我不走,我要回家。”

王鶯鶯說:“好好,我們不去。”

劉十三眼淚滾下來:“我不去找她了,我不想見她,太傷心,我們不去找她。”

王鶯鶯哄他:“不去找不去找,我們回家。”

劉十三滿意地滾回車斗:“回家好,我想我外婆,我想她做的豇豆炒肉絲,我外婆真好,我跟你說,她一點都不兇,一點都不,她會打麻將,我們找她打麻將。”

王鶯鶯回到駕駛座,踩下油門,七十歲開著拖拉機,近乎一日一夜,整個后背濕了。省道塵土重,夜里沒燈,王鶯鶯努力望著前方,淚水和汗水滑過皺紋。

外婆真想好好活下去,真想永遠陪著你,外婆在,你就有家。

現在怎么叫她放心,老太太心痛,痛得快碎掉。生死是早晚的,可惜太快了。

馬達的突突聲中,王鶯鶯嗚咽的聲音被掩蓋得很好。

山頂穿破云層,

兩人仿佛站在一座孤島上,

海浪涌動,霧氣彌漫。

島上鋪滿白雪,

一棵樹上掛著熄滅的燈籠,

云海之間孤立無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