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 除夕

1/

主任說,癌癥來的時候靜靜悄悄,不聲不響,一旦長大,摧枯拉朽。

主任說,住院沒有意義,她自己也想回家。老年人這種情況,都想回家。

主任遲疑一會兒,又說,運氣好的話,能撐到新年。

他開出杜冷丁,告訴劉十三,按照惡化程度,前兩個月她就很疼,撐到現在,已經不用管劑量大小,三小時一支,打在脊柱上。

外婆入院后,劉十三整宿整宿睡不著,一閉上眼,就想,王鶯鶯現在會多痛?

鎮痛泵打完,她都痛到哀號。那前兩個月,她做飯的時候,會有多痛?她在家等待的時候,會有多痛?

他不敢想,念頭一起,難受得喘不過氣。

主任最后說:“一次不能開太多,用完過來取。高蛋白開兩瓶,吊命用。收拾好東西,去辦出院手續吧。”

回到病房,王鶯鶯打過鎮痛泵,睡著一會兒,醒了,小口吃著程霜剝的龍眼肉。

劉十三聲音是啞的:“外婆,我們回家。”

王鶯鶯鼻下掛著氧氣管,精神不錯,聽說能回家,開心地催程霜扶她起來:“早說不要進醫院,耽擱幾天,趕上下雨。”

她伸出胳膊,讓程霜給她穿外套,“最怕過個臟年,地都掃不干凈。”

劉十三用手掐自己大腿,心痛得不行,勉強開口:“我去辦出院手續。”

他一出房門,王鶯鶯垮掉似的,身子一軟,程霜趕忙扶她緩緩往后靠,王鶯鶯搖頭,喘息著穿好衣服,坐在床邊。她干瘦的手,抖著去抓程霜的手,說:“小霜,外婆知道你的事,我去找羅老師聊過天。”她把程霜的手貼著胸口放,用盡全力貼著,似乎要用蒼老的身體去保護什么,說:“別怕,小霜別怕,你這么好的姑娘,老天爺心里有數的,不會那么早收你的。”

程霜眼淚嘩地下來了。

她笑著說:“外婆,我撐了二十年了,醫生都說是奇跡,你也可以的。”

王鶯鶯一只手握著她,另一只手去替她擦眼淚:“外婆不成了,就想告訴你,你要喜歡那小子,是他的福氣。你要不喜歡,就別管他,隨他去,外婆留了錢給他,他能活下去的。”

程霜眼淚吧嗒吧嗒,王鶯鶯把她的手貼上自己的臉,程霜發現手心也是濕漉漉的,外婆也哭了,那個耀武揚威的王鶯鶯哭了。

程霜抱住她,懷里的身體又輕又瘦,她哽咽著說:“外婆,你沒事的,我們都能活很久的……”

王鶯鶯笑了:“知道了,傻孩子,那,外婆就不說謝謝你了。”

在女孩的懷里,老太太輕柔地說:“因為啊,一家人。”

回家后,王鶯鶯時而迷糊,時而清醒。清醒的時候,她讓劉十三取她照片,去年補辦身份證拍的,說這張照片好看,頭發梳得時髦,留著放大當遺像。

講到自己好看,她口氣還很得意。

頭腦模糊的時候,劉十三緊緊握住她的手,老太太手心冰冷,一滴汗都沒有。她會無意識地流眼淚,說天太黑,走路害怕。劉十三把家里的燈都打開,她還是說太黑。

臘月二十三,這幾天鶯鶯小賣部都有熟人。年長的婆嬸們知道,喪葬的事劉十三不懂,一個個自發地忙前忙后。劉十三守在臥室,大家奇異地保持安靜,沒有吵醒睡著的王鶯鶯。

街道辦的柳主任告訴劉十三,他請了和尚,劉十三道過謝。

昏睡幾天的王鶯鶯突然咳嗽一聲,醒了,劉十三趕緊湊過去:“外婆,我在這兒。”

王鶯鶯瘦得皮包骨頭,輕微地喊:“十三啊。”

“外婆,是我。”

“我的外孫啊。”王鶯鶯手動了動,劉十三深呼吸,彎腰,臉貼著她的臉。

王鶯鶯說:“我的孫媳婦呢?”

王鶯鶯沒頭沒腦冒出這一句,劉十三一愣,旁邊程霜一直聽著,這時候握住王鶯鶯的手:“我也在呢。”

王鶯鶯轉動眼珠,看著兩個年輕人,說:“你們結婚嗎?”

程霜說:“結的。”

老太太說:“什么時候?”

程霜說:“馬上。”

王鶯鶯笑了,笑意只回蕩在眼里。她松開劉十三的手,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支錄音筆。她遞不動,攥著錄音筆,擱在床邊。

王鶯鶯仿佛很累很累,咕噥出最后一句:“十三,小霜,你們要好好活下去,活得漂漂亮亮的。”

然后她閉上了眼睛。屋內哭聲四起,一名和尚雙手合十,掌中夾著念珠,快速念起經文。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阿彌利哆悉耽婆毗,阿彌利哆毗迦蘭帝,阿彌利哆毗迦蘭多。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