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彎腰鉆過山腳的護欄,鞋子陷進雪堆,劉十三把一盞燈籠系在腰上,奮力拔出腳,電筒光柱隨他吃力地動作,一陣亂晃。他深吸一口氣,開始爬山。

這條山路,他上下過無數次。春夏秋冬,山巒綠了又黃,他見到沿路不同的色彩。大雪紛揚,原來山白色的時候,每一步都那么艱辛。劉十三喘著氣,膝蓋以下濕透,心臟跳得飛快。他不能停,一停,羽絨服里的汗水會把人冰僵,刀割一樣。

一腳下去,腳脖子就沒了。身后的腳印,只能依稀看見十幾個,一溜順著山道,蓋住只用幾分鐘。劉十三摔倒的次數都數不清了,從第二次開始,他解開燈籠,抱在懷里,怕被壓壞。雪深不好走,一摔,陷進雪里,也滾不下去,只是整個人爬起來,太吃力了。這跟自己的人生真像,咬牙已經沒有用了,摔不死,爬不動,自己喊著加油,挪一步拼盡全力。

一個多小時的山路,雪夜中,劉十三爬了七八個鐘頭。

劉十三踩到山頂的雪,鞋子不見了。他癱了一會兒,艱難地起身,手腳凍得失去知覺,連續試了幾次,才把燈籠掛在樹枝上。

他喃喃自語:“王鶯鶯,我沒本事點亮整條路了,就掛一盞,山頂掛一盞,你肯定能看見的。”胸口內兜幾個打火機,還有一瓶火油。劉十三點著燈籠,賣燈的師傅說,這盞防風,貴五十。

微弱的火苗,跳躍在山巔,驅開一圈小小的夜,圍著它四周,雪花晃悠悠。

樹底下碎石塊簡單搭好,撿些粗細不一的樹枝,澆上火油,劉十三點了堆粗糙的篝火。靠著樹干,圍巾包住腳,頭頂就是隨風搖晃的燈籠,劉十三昏昏睡著。

雪停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