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劉十三醒來的時候,被人緊緊抱著。天色蒙蒙亮,篝火熄掉,山巔寒風逼人,他揉揉眼睛,看見程霜撲閃著眼睛,渾身裹得球一樣,正用一個小暖爐焐他的臉。

她笑嘻嘻地說:“我比你聰明,帶裝備了。在家我就知道不對,穿了兩條秋褲才出門。果然,你上山了,還想騙我。”話出口,雖然她假裝輕松,聲音卻是抖的。

劉十三拿過小暖爐,抓在手心,焐她的手:“很冷吧?”

程霜癟著嘴,淚水從眼底漫上來,放聲大哭:“太他媽的累了,嗚嗚嗚嗚,我爬了他媽的十個鐘頭,嗚嗚嗚嗚,鞋子掉了好幾次,嗚嗚嗚嗚……”

劉十三手忙腳亂替她擦眼淚,手凍得僵,不聽指揮,擦得笨拙。程霜不管不顧,哭著喊:“外婆呢,外婆能看見嗎,她能找到路嗎?劉十三,我好難過啊,我怎么這么難過,外婆能找到路嗎?你說啊……”

云的邊緣帶上金黃色,天際緩緩變亮,朝日從云間拱出來,霞光無聲蔓延,翻騰的云海似乎就在腳下。

山頂穿破云層,兩人仿佛站在一座孤島上,海浪涌動,霧氣彌漫。島上鋪滿白雪,一棵樹上掛著熄滅的燈籠,云海之間孤立無援。

“將來要是我考不上大學,就回來幫你看店。”

“說不定我活不到那時候。”

“外婆,你去過外邊的,山的那頭是什么?”

“是海。”

“老家就這么好?”

“祖祖輩輩葬在這里,才叫故鄉。”

“外婆,你會不會永遠陪著我?”

“外婆在的,一直在。”

望著這片山間的海洋,劉十三心想,我沒有外婆了。是啊,以后沒有人舉著笤帚,滿鎮子追他。沒有人一把掀開被子,拖他去吃早飯。沒有人叼著煙,拍他的后腦勺。沒有人擦著汗,在云邊一家小賣部搬著箱子,等自己的外孫回家,一等就是一年。

眼淚終于滾出眼眶,努力壓了好幾天的悲傷,轟然破開心臟,奔流在血液,他嘶啞地喊:“王鶯鶯,你不夠意思!王鶯鶯,你小氣鬼!王鶯鶯,你說走就走,你不夠意思!”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