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柳絮一飄,春天不容置疑地到來。不管什么乍暖還寒,柳絮就是飄了,飄遍云邊鎮。人們放下去歲的哀愁喜悅,告訴自己,新的一年真正開始。

鶯鶯小賣部也沒凝固在冬天,暖風執意吹拂,把嫩葉的影子吹上雪白的墻壁,吹開了桃花。第一朵花苞冒出來的夜晚,樹下的劉十三打開那支錄音筆。

“喂?喂?”

王鶯鶯的聲音,老太太小心翼翼地試著:“十三啊?”

他回答:“嗯。”仿佛外婆站在面前跟他說話。

錄音筆的聲音很清晰。

十三,外婆有幾句話想跟你說,怕你不自在,就錄下來了。等我走了,你自己一個人聽。那,如果有一天你媽回來,我是等不到了,但萬一她肯回來,你碰到的話,幫我跟她說,我不怨她,讓她別太難過,她永遠是我的女兒,我永遠都盼著她好。

她去哪兒,嫁到再遠的地方,回不回來,都是我的女兒。

記住啦,別瞎講八道,你媽不容易,別怪她。她走那天,我在樹底下埋了一壇酒,等她回來,你陪她喝,就當我陪她喝的。

還有啊,老李的鐘表鋪,我賣了。錢匯過去,老李不肯收。他說,給云邊鎮小學的學生買保險,住在小鎮二十多年,人走了,留點印子吧,為鎮上小孩做點事情。我不會搞你那些單子,存折在床頭柜,如果你有空,去幫老李填一填。兔崽子,別亂花,不然揍死你。

還有什么來著,哎,差不多了,怎么關掉啊這個東西……

錄音筆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嘀地一響,雜音戛然而止。

劉十三仰起頭,三月的星空清澈。望著星群隱去,薄云漸亮,他站了整個晚上。那天之后,桃花紛紛鉆出來,長大,花萼綻裂,花瓣細細伸展鋪開,薄薄地晃成一片粉紅。

連續一周,程霜拿來學生資料,劉十三默默填著單子。兒童意外險不貴,每份兩百多,老李頭的錢足夠交三年。八百多份了,不知不覺離一千份已經不遠,但劉十三并不惦記。這些是一個老人對這片土地的心意,他留給住了二十多年的這座山間小鎮。有一天,劉十三發現,工作群里侯經理不見了。侯經理離職還是調職,他沒問,那個賭約在他心中,早就不復存在。一筆筆努力談下來的單子,發往公司,他已經正常地領著工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