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三月底,花瓣憑借自身微小的重力落下,打著旋,悠悠地墜到地面,積成一層粉紅色。

程霜帶了份早飯,燉蛋、速凍水餃、一個洗干凈的蘋果。她照常把飯盒遞給劉十三,腳步卻沒離開。

程霜說:“跟你講點事,怕以后沒機會。喂,認真點,背下來,不許忘記。”

她自顧自地說:“十一歲那年,爸媽決定搬去新加坡,他們說機會再渺茫,也要試試看。我不愿意去,寫了張字條,說對不起,讓他們再生個活潑健康的孩子。”

劉十三扭轉頭,看見女孩頭發上飄下幾片桃花瓣。

“小姨跟我關系好,我自己坐車逃過來,遇見你。云邊鎮多好啊,那么溫柔那么美,數不清的蜻蜓、螢火蟲,山上還能采到菌子。喂,你怎么走神了,是不是在想牡丹!”

劉十三一怔,牡丹?這名字陌生起來了,他呆住,以為刻骨銘心永世不忘的人,已經不再記起。

上次想念牡丹是什么時候?不知道了,也許是他賣完保險累得倒頭就睡那天,也許是毛婷婷結婚那天,也許是擔心王鶯鶯太難受,輾轉難眠那天。

他忘記牡丹,忘記的天數多了,再度加載記憶,連她長什么樣都有點模糊。原來他并不如自己所想般深情,也不如自己所想般頹廢,真正的劉十三,一直在努力活下去。

程霜冷哼一聲:“其實我覺得,云邊鎮最好的是你。那時候,你傻不拉嘰給我帶東西,我起早一睜眼,想,劉十三這個傻蛋今天會帶什么?你這么笨,只有我能欺負,別人都不行。后來,爸媽給小姨打電話,我接了,我媽哭著說,她對不起我,沒給我健康的身體,她求我回去,說有一點希望也要堅持。我想,那試試,只要我活著一天,他們就還有幸福。”

程霜嘻嘻一笑:“我很早熟吧?”

劉十三笑不出來,他板著臉:“說慢點,我怕背不住。”

程霜白他一眼:“我去了新加坡,做檢查,等報告,做手術,再復查。一年又一年,待的地方只有醫院和家。我說就算死,也不能當個文盲死了,于是爸爸請了家教。做作業的時候,我想著,你是不是上初中了,是不是上高中了,有沒有遇到野蠻的女孩子,還記不記得我?”

她悠悠地說:“我居然活著,一直活著。二十歲那年,媽媽跟我開玩笑,介紹男孩子給我。我想,自己永遠不知道能否有明天,突然死了,男孩子豈非很傷心?那我多么對不起他。”

瞥了眼傻看著她的劉十三,她嘿嘿一笑:“我想來想去,要是我的男朋友是你,那就不會覺得對不起了。然后呢,二十歲生日前,我又溜出去了。

“你的地址,小姨告訴我的。誰知道啊,我帶上所有積蓄,漂洋過海去看你,跑到你上大學的城市,你居然真的不記得我了!”

程霜氣鼓鼓,劉十三嘿嘿撓撓頭:“你不也沒認出來。”

程霜哼了一聲,說:“你這個白癡,果然被別的女孩子欺負,那我要罩著你嘛,本來想把那個女孩子打一頓,怕你不舍得,就送你去見她。

“只是我爸媽來得太快,來不及跟你告別,就被他們抓到帶回去。”

劉十三輕聲問:“你是不是不能出醫院?”

程霜點頭:“那當然,天天得去。這輩子我就出來過三次,一次四年級,一次二十歲,還有一次,就是這趟啦。真好呀,每次都能找到你。”

劉十三微微發抖,眼眶酸了,他沒想到,開朗的程霜從沒接觸過外面的世界,他更沒想到,她每次冒險,都為他而來。

程霜滿不在乎,得意地說:“放心,這次不是偷溜出來的,吃藥沒意義了,手術安排在四月,所以放我自由行動。”

四月。劉十三心一顫。他不敢看程霜,他知道,失去這個女孩的時刻,似乎越來越近。

程霜拍拍裙子,裙褶里掉落花瓣,她站直,含淚笑對劉十三:“所以,我要走啦。”

說完這句話,女孩的眼淚控制不住大顆大顆滾落。

劉十三呆呆的,他不能說別走。

女孩哭著說:“你不許跟我一起走,不許,如果手術失敗了,我死了,我會覺得對不起你。”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可是我走了,你怎么辦,誰給你送飯?誰幫你找資料?你這么沒用,廢物一樣,你發誓,你給我發誓,你會好好吃飯……”

程霜從沒這么哭過,球球被帶走,外婆去世,雪夜爬到山頂,她都沒哭得這么慘,因為她再難過,都惦記著,要安慰劉十三,一切會好的。

她哭著說:“你又懶,又傻,脾氣怪,說話難聽,心腸軟,腿短,沒魄力,也就作文寫得好點,土了巴嘰,他媽的,我怎么會喜歡你,可我就是喜歡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