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辭職之后,劉十三申請到給福利院當義工的資格。負責他的春姐知道他跟球球的關系,叮囑他:“如果義工表現出對某個孩子的偏愛,會傷害到其他孩子。”

劉十三點頭答應,偷偷跟球球這么說過,兩個人便有默契,在旁人眼里只是普通的友好。

趁其他小朋友沒注意,劉十三會朝球球擠眉弄眼。小丫頭郁郁不樂的臉上,這時才能浮現出淡淡的笑容。

一次球球在走廊喝酸奶,劉十三在廊下除草,兩人都沒看對方,低著頭聊天。

“來這里之前,鎮上的小孩說我是神經病的女兒,殺人犯的孩子。我爸爸明明沒殺人,但他真的不對,真的犯法了,所以我也不會和他們打架。”

如果有人路過,只會看到球球捏著酸奶盒子,小腿在走廊欄桿上一蕩一蕩,自言自語著什么。

她身后戴草帽的青年義工停下工作,他聽到,球球第一次主動提起王勇。

球球吸溜一口酸奶:“到這里雖然吃不飽,可沒人會說你。好多小孩連爸媽都沒見過,身體還不好。比起他們,起碼我沒生病。”

劉十三迅速抬頭瞥了下球球,七八歲的小女孩,表情成熟得如同大人,她說:“所以你不要擔心啦,難道你一直在這兒陪著我?義工不賺錢的,你要是變成窮光蛋,我可不管你。”

劉十三扶扶草帽,埋頭繼續除草:“拉倒吧,我來第一天,是誰高興得直哭?再說,義工服務期只有一個月,我下次來只能明年咯。”

聽完這句話,球球沉默會兒,跳下欄桿,氣呼呼地把空酸奶盒丟進垃圾桶,一溜小跑走開。

劉十三在的一個月,球球的表現出乎意料。原以為小霸王到了孩子堆,肯定作威作福,結果她不吵不鬧,甚至還被別人欺負。

食堂發飯,球球的餐盤被另一個小朋友碰掉。她還沒說什么,小朋友先哭起來,喊來保育員,說球球拿盤子丟她。

劉十三忍不住想出來做證,球球微微沖他搖頭,跟保育員說對不起,是她沒端穩餐盤。

保育員教育幾句,拉著那個哭的小朋友坐到另一桌。

劉十三重新拿餐盤給球球,扣上一份白菜炒肉,低聲問她:“為什么不說實話?”

球球仰臉看他,露出讓他心酸的笑容:“要是跟他吵架,以后怎么辦?你又不會一直在這里。”

劉十三懂了,從球球進福利院那天開始,她就再也沒有靠山,沒有親人,所以她必須懂事,小心地保護自己。

他走的那天,小姑娘一節課都心不在焉,不停往窗外看。

劉十三收拾好東西,正要走出校門,春姐來告別,遞給他一張紙,是球球寫的第一篇作文。

春姐說:“老師讓小朋友們寫喜歡的動物,別的孩子寫小貓小狗,你猜球球寫的什么?”

球球寫的是劉十三。

“我最喜歡的動物叫劉十三,他個子不高,非常窮,長得有點帥。”

春姐笑開花:“她居然寫你,哈哈哈哈,她一定特別喜歡你。我把這篇作文留下來,給你做個紀念吧。”

劉十三謝過春姐,跟她揮手告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