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九,劉十三落地新加坡,旅行箱內衣服壓著幾本書。按羅老師給的地址,到了肯橋路。劉十三脫了厚重外套,這兒二十多攝氏度,天空一碧如洗,大街上都是黃皮膚的人走動。

按著羅老師的微信定位地址,劉十三走進公寓。開門的是位文雅的中年婦人,眼角帶著紋路,依舊是好看的杏仁眼,跟程霜的眼睛一模一樣。

“你是……”

劉十三緊張地鞠個躬:“阿姨好,我叫劉十三,程霜的朋友,想給她過生日。”

中年婦人微笑著看他許久,輕輕柔柔地說:“你就是她生前一直提起的劉十三啊。”

劉十三眼圈突然紅了。

中年婦人說:“你不聽話哦,她不是讓你別找她嗎?”她眼中淚光閃爍,“我跟她打賭,你一定會來,看來我贏了。”

“她給你留了東西。”程霜媽媽指著客廳中央掛著的畫。

那幅畫劉十三進門第一眼就看到了。

“最后幾天她拼命畫,她說,畫的名字叫《一縷光》。我不明白這個名字的意思,她說你肯定明白。”

劉十三當然明白,他站在畫前。

那是幅水粉畫,矮矮院墻,桃樹下并肩坐著兩人。斜斜一縷陽光,花瓣紛飛,女生的頭微微靠在男生肩膀上。

現實中他們沒牽手。而畫中的女孩,牽著男孩的手,陽光下的幸福美好到看不清。

畫下方,用鋼筆寫了幾行字,字跡娟秀,仿佛透著笑意:

生命是有光的。

在我熄滅以前,能夠照亮你一點,就是我所有能做的了。

我愛你,你要記得我。

全文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