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竹馬鋼琴師 >

楔子

初末一直很喜歡那句話:我愛他,我一直瞞著所有人愛他。

中秋節那晚,初末跟羅希喝得爛醉,羅希指著天上的圓溜溜的月亮說:“你看那像不像你家慕男神?”

初末眨了眨眼睛,打了個飽嗝,唾棄地說:“哪里像呀!流年的臉才沒那么圓!”

“我指的是他的眼睛,男神看人的時候就跟那月光似的,冷冷的。”

初末是真的喝的糊涂了,被羅希這樣一說,只覺那月亮真像慕流年的眼神,冰冷的,不帶一絲感情。她不自覺伸出手就朝月亮抱去,語氣里帶著哭腔:“流年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一定不知道,不然你怎么會舍得讓我這么想你……”

然后一頭栽進軟綿綿的沙發里,不省人事。

第二天醒來,初末只覺得頭痛欲裂,羅希已留下紙條說先回家了。初末去浴室洗了個澡,然后拿了鑰匙下樓去吃早餐。

一夜之間好像有些東西發生了巨變,她每天早上一定會吃的米粉從八塊漲到了十二塊,菜價也以一種神州九號上天的趨勢在上漲,她決定用絕食來跟這個世界抗議!

好在路過萬達商場的時候,因為季節交替,櫥窗前幾乎都掛著打折的牌子,有一家裝修得很漂亮的店,櫥窗前寫著很可愛的廣告語:“時光拐過青梅竹馬,繞到天荒地老。”

那一瞬間,初末忽然就愛上了這家店。想起以前的自己是極少買衣服的,一是因為自己家境不好,二是不想讓別人認為她跟流年在一起是為了他的錢。有次陪慕流年去看音樂會,路過一家打折的店,她看見了一件衣服,不知道為何就是舍不得移開眼。慕流年是何等聰明的人,拉著她進去,硬讓她試穿。待她換好出來的時候,他倏地拉著她就飛快地跑了出去。

一開始初末懵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他竟然沒付錢就拉著她逃跑!跑了一段距離,她忽然就大哭了起來。

他回頭問:“哭什么?”

她一邊抹眼淚一邊說:“你干嗎這么傻啊,搶劫別人的衣服被抓了怎么辦?你要坐牢的,嗚嗚……”

他愣了一下,眼神閃爍著笑意,道:“我坐牢,你可以幫我送飯啊?”

“我才不給你送飯!”她一抹眼淚,信誓旦旦地說:“我要跟你一起坐牢!”

他一怔,漸漸收起了笑容,撫著她的頭,溫柔地說:“傻瓜,你在試衣間的時候,我已經買完單了。”

微笑地睜開眼睛,她的眼前空空蕩蕩,也沒有慕流年,也沒有他俊美的臉和溫柔的表情,有的只是一個被脫了衣服的模特架子,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心,好像被什么戳了一個的窟窿,凜冽的風無情地往里刮,痛得她不能自已。最后,她終是忍不住,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越哭越難受,她就像是個被遺棄的小孩,蹲在商場的門口失聲痛哭。

有多少次,她總是在安慰自己,他并沒有離開,只是給她放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假。

你永遠不知道,這世界有一種人,你可以每天聽見他的消息,了解他的行蹤,知道他身邊發生的每件事情。你可以很想很想他,卻無法去見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