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憶,有時候是很折磨人的東西

從b市到縣里的火車,車程四十分鐘。初末下車直接在火車站外上了公交,此刻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公交車上的人并不多,她買票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公交上除了她、司機和售票員之外,就只有兩個穿校服的女生,其中一個女生在抱怨她的男朋友:他真的很煩啊,每天早上都會打一個電話給我,我都困死了,每次都嗯嗯幾下就掛了,可是他還是每天都堅持打。

另一個女生問:那你沒問他原因么?

沒有啦,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喜歡他……

初末看著外面黑夜里的星星點點,忽然就想起初中某個暑假。

那時候初末好不容易不用早起上學,她都喜歡賴床到很晚。但在六點準時,她都能接到慕流年的電話,她雖然喜歡睡懶覺但接到他的電話就會很開心。后來她每天都起得很早,傻傻地在那等他的電話,久了,他就不打了。后來,她問起原因,他說:之前是因為想聽聽你的聲音,特別是那種懶洋洋的感覺,后來你每天都起那么早,就不打了。

那時候她有多懊惱啊,拉著他的手說:那我以后都睡懶覺,你就和以前一樣每天都給我打電話好不好……

回憶,有時候真的是很折磨人的東西呢。

只有兩站公交的距離,初末很快就下了車,穿過大馬路,走過一條小巷子便到了自己的家。屋子里還有隱隱的燈光,她知道母親肯定又在熬夜做東西了。她拿出鑰匙開了門。

簡單的家具,簡單的擺設,她一眼就看見坐在臺燈下面的母親戴著眼鏡正在縫著什么,聽見聲音抬頭,有些訝異:末末,你怎么回來了?

媽。初末叫了一聲,露出個微笑:明天周末,學校里放假,后海的老板娘這兩天要回家一趟,所以我就過來了。這些年里,她已經習慣了撒一些善意的謊言。本文由魔爪小說閱讀器下載。

她走到桌子前給自己倒了杯水,眼睛卻是看在母親身上的,不過半個月不見,母親比上次看見的時候更瘦了一些,下巴都尖了出來,背也駝了一些,黃橙的燈光下,還能看見她手掌上都是老繭。

媽,不是跟你說不用這么拼命嗎?我的獎學金已經足夠交學費了,還有在外面兼職的一些錢,除了生活費之外,還能存點往家里匯。說著就從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疊錢:這里是我這月的工資,你先拿著,去給自己買好一點的衣服還有補品。

楊母接過用信封裝著的錢,然后起身蹣跚地走進屋子里。出來的時候,她手上捧著一個小盒子,將初末給的錢一張一張撫平后放了進去。往里看去,里面已經存了好些許錢。初末清美地小臉上露出一抹詫異:媽……你這是……

我年紀雖然大了,可也沒到需要補品的地步,而且我又不像你們年輕人,還要穿著好衣服。這些錢啊,我都給你存著,以后給你做嫁妝。我們家大不如以前了,我自己一個人過得窮一點沒關系,但以后是要給你風風光光嫁出去的,這也是你爸爸的心愿。

初末看著母親寶貝地把錢放進去,鼻子酸酸的,將頭別了過去,半天才轉回來,說:好了,媽。我才剛上大學呢,你就想著嫁妝是不是太早了一點?而且我以后要嫁的人要是會在乎這一點嫁妝的話,我就不可能會嫁給他了,你說是不是?

哎,你還小,不知道,現在社會上的人可現實了。我們這樣的家境,別人都還挑著呢!

那我大不了就不嫁嘛。初末笑瞇瞇地說:媽,你別想那么多了。說著從箱子里拿出幾百塊:其他的你既然存了,我也不好說什么。但這些你得好好地去花掉,不管你怎么花,只要把它們全花掉,就不會愧對我這個月辛勤得來的工資!

楊母看了她一眼,最終笑了笑:傻孩子。將錢什么的都收起來之后,她問:吃過飯了嗎?

初末正在把玩著楊母幫別人織的毛衣,聽見她這么一問,捂著肚子說:真有點餓了啊……我想吃媽媽煮的清湯面。

楊母好笑地摸了她的小腦袋一下,那你在這里等著。

說完就進了廚房。

初末看著她的背影,微笑消失在嘴角,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想著母親白天還要在外面賣東西,晚上還接了私活,心一陣一陣的痛著。

屋子本就不大,客廳與廚房是相通的,所以她能夠看見母親站在廚房里煮面的樣子,燈是很早以前那種現在市面上只要兩塊錢一個的燈泡,光線很弱,暈黃暈黃的,初末忽然就覺得母親頭上的白發是那么的刺眼。要知道以前她小時候,母親也是一位走在時尚前端,愛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的女人。

現在卻為了她,為了生活,變成了省吃儉用的老婦人。

當楊母將一碗熱騰騰的面端到初末眼前的時候,有些嘆息:不知道你今天會來,早知道就準備一些豬肉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