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就算我配不上你,也只想你是我一個人的

他們要去的實驗室自然是在醫學院那邊,兩大帥哥兩大美女一出現無疑是給醫學院投下了一枚原子彈,來來往往的人都是一步三回頭,更有的甚至掏出手機打電話叫室友,讓他們趕緊出來看帥哥美女。

比起阮獨歡而言,初末的小臉也確實長得精致,只不過她平時太過于低調,根本讓人發現不了她的美。

只在班上有幾個男生對她發起過追求,但都被羅希擋了下來,用她的話來講就是,我們家末寶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追求的!初末被她口中那末寶兩字嚇得愣住了,詫異地看去,才知道她只是無心地講出了這個稱呼,卻在無意中激起了她久遠的記憶漣漪。

如果說阮獨歡是高挑的校花代表,初末就算是小家碧玉的校花代表,彼此不分伯仲。

但此刻初末的心思并不在這上面,當踏進醫學院大門的時候,她就想起之前流年說過的讓她別在來這里。那天因為他的話有些受傷,可此刻,看著他跟羅子嘉交談的背影,她卻有種無言的惱怒,忍不住將小腦袋抬得高高的,好像要像誰證明,她還是可以踏進這里似的,幼稚極了。

當阮獨歡轉過頭就看見她昂著脖子仰起頭,不由問:初末,怎么了?脖子不舒服嗎?

初末脖子一僵,前面聽見聲音的二人同時轉身,羅子嘉疑惑的問:怎么了?

沒、沒……初末忙搖首:沒事。卻不想太過于緊張,只聽脖子咔嚓一聲,不禁在心底淚奔,這回脖子是真的不舒服了。

坐在空涼的實驗室里,慕流年就離她不到十厘米的距離,他身上有淡淡的檸檬香氣,還是她從小喜歡的那個味道,很熟悉。他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大褂,露出里面格子襯衫的領子。她的眼睛可以看見那散開扣子的領子里白皙的肌膚,人家都說女人的鎖骨美,她卻從來不知道原來男人的鎖骨也能性感成這樣。

初末雙手緊緊地握成一個拳頭,身體緊繃,她從來不知道,原來控制自己的心跳是這么困難的一件事。她的耳膜轟轟作響,滿耳都是心跳飛速的聲音。

忽然眼前一只手揮過,她嚇了一大跳,定睛看去,但見阮獨歡玩味地看著她:在想什么呢?流年在跟你說話都沒聽見。

初末一愣,下意識地問,聲音卻有些結巴:說、說什么?

想要抬起頭,卻發現脖子還是很疼——

別動!他低斥了一聲,英挺的眉蹙起。

初末再也不敢亂動,乖乖地坐在那里,雙手放在雙腿上,神情嚴肅得像個聽課的小學生。

羅子嘉正巧拿了文件走出來正巧看見她那樣子,忍不住輕笑出聲:流年雖然不是頸椎方面的專家,不過他的手法很不錯,幫你揉揉之后,你的脖子就會好了。身體不用這么僵硬,流年不會弄疼你的。阮獨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個小師妹真是太可愛了,那坐姿,跟我小學的時候一模一樣,我每次上班主任課的時候,就會坐得這么端莊。

初末被這么一說,頓時臉火燒成一片,只想找個地洞鉆進去,再也不出來。

就在這時,一直幫她揉脖子的手忽然抽開,慕流年將藥瓶蓋蓋上,轉身走到實驗室的桌子上將東西放下。

初末有些不安地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才做錯了什么事,或者有什么做得不好惹他生氣了。

她抿抿嘴巴,表情有些委屈。

嘴巴再扁下去就變成小鴨子了。初末一抬頭,就見阮獨歡忽然湊近的臉,把她嚇了一大跳,半天你你你……你不出聲,阮獨歡輕笑:你什么你?脖子已經揉好了,還不去跟你流年哥哥說謝謝?

流年哥哥?初末瞪著阮獨歡,仿佛她是雞蛋里面忽然破殼而出的恐龍,她怎么知道她以前叫慕流年叫流年哥哥?

看見初末瞪大了圓溜溜的眼睛,滿臉都是驚訝的樣子,阮獨歡忍不住再次笑出聲來,剛笑了兩聲,一份實驗室報告就擱在她眼前,她一愣,慕流年面無表情地把報告放在她手中,淡淡的兩個字:做事。

阮獨歡吐吐舌頭,別人都說這家伙心冷,她可不這么認為。

自從楊初末出現了之后,她才發現冷漠無情的慕流年其實也有嘴硬心軟的時候。就比如現在,她不過是小小地調戲了一下他的末寶,他就忍不住出手相救。別看他表面上讓她做事,實際上是不著痕跡地幫初末解除尷尬。

小師妹,我去做事了,你自己好好玩哈!說完就走到實驗室去幫忙了。

初末坐在椅子上看著慕流年和阮獨歡忙碌的背影,心情有些悶悶的。以前她經常聽說什么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現在才親身地體會到,這幾個詞的出現在自己喜歡的人和別的女人身上時,是多么的傷人。

羅子嘉抱了筆記本出來,插上電源,朝她道:無聊的話可以上上網,這里其他電腦都沒聯網,只是儲存資料,這臺是私人電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