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零距離的碰觸

奈奈平時是個非常聽話的孩子,但是每次喝牛奶的時候就變得磨磨蹭蹭,一杯牛奶喝了大半天都沒有喝完。

最后流年被他弄得無奈,起身幫他盛了一碗粥說:牛奶放著,先喝粥。

在奈奈幼小的心靈里,粥和牛奶比起來就是圣品,他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帶著崇拜的光芒看了流年一年,端起碗,用他沾了牛奶泡泡的小嘴巴,大口大口地喝起來。肉肉的臉上都是十分滿足。

初末看著只覺可愛極了,連自己的早餐都忘記吃。直到感受到身邊冰冷沉默的眼神,她看過去,心砰然一跳,像被老師抓住開小差的學生一樣,立馬低頭乖乖地吃早餐。

流年有些憂愁,怎么吃個早餐都要看著這一大一小的,還讓不讓人省心嬖?

吃完了飯之后,初末很自覺地說要自己洗碗,流年也沒阻擋,隨她去了。

結果初末在琉璃臺前洗碗的時候,奈奈搬了一把小凳子,脫了小棉鞋踩踩踩,踩了上去說:末寶姐姐,我來幫忙!

初末還沒取笑他呢,就見他小大人一樣擼了擼自己的袖子,露出兩只白白胖胖的小手臂洗碗。她就忽然想起奈奈第一天來這里的時候,被流年訓斥了之后,也是自己一個人吃完面就來刷碗,還刷得有模有樣的濫。

那時候初末還以為流年只是做做樣子,訓斥他。沒想到最后看見那干凈的,在燈光下都會發光的碗時,初末才知道小家伙真的會刷碗,腦海里就在開始想小家伙以前在家的時候肯定總是被流年欺負然后刷碗!

可是……初末忽然花癡地想,對她而言,被流年欺負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因為奈奈的關系,所以流年在公寓里又加了一個大床。其實原本的大床睡三個人是完全足夠的,雖然初末本身是不介意,但她也不敢那么不害臊地說出來。這張大床跟以前的那張差不多大小,也要慶幸流年的公寓空間足夠大,才能夠放得下,并且在流年的擺放下,一點都不會顯得突兀。

只是這時奈奈卻突然說了一句:為什么要加一張床呀?我們三個人睡覺不可以嗎?以前我聽媽咪說兩個人睡一張床上才會懷小寶寶,三個人睡覺覺的話也會懷小寶寶嗎?

一句話問得初末一個字都回答不上來。

最后還是流年淡淡地飄出一句:小孩子話不要太多。

奈奈扁了扁小嘴巴,有些委屈地望了望他的末寶姐姐,最后低下頭,啥也不說了。

戴安娜的要求越來越嚴格了,在眾多學生當中,她唯一沒大聲訓斥的只有初末。

可那天,她讓初末去當場示范一首,在這之前也不是沒有出現這種示范的情況,偏偏那首曲子是初末的弱項,剛開始彈曲子的時候,她就總是把握不住音準,聽不出七個音的區別。第一次彈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就被戴安娜喊停,讓她從頭開始。第二遍的時候又被喊停,第三遍的時候,戴安娜直接說了一句:初末,你太讓我失望了。

初末頓時覺得有股莫名的委屈,就像早晨奈奈那樣。

要知道,有時候那種大聲的訓斥雖然不太好聽,但怎樣都不及太讓我失望了這句話傷人。

沉默地回到座位上,這節課初末的心情都非常沮喪。其實有時候她也會懷疑自己的能力,中國有名的鋼琴家本就不多,有的都是二流三流的,流年那樣仿佛開了外掛一樣的神級人物,百年才出那么一個,她真的有能力去贏得肖邦鋼琴比賽嗎?

她開始懷疑了。

她不知道的是,恰巧來這邊找肖德瑞的流年路過窗臺的時候,正巧看見了這一幕,和肖德瑞交談的薄唇并沒有停止,臉上也看不出什么神情變化,讓人感覺捉摸不定。

當流年從肖德瑞的辦公室走出來的時候,這邊已經下課了,流年特意從窗口經過,黑眸在窗邊搜尋了一圈,并沒有看見那個沮喪的小身影。

去取車的時候,卻看見熟悉的小身影,她正蹲在草坪前拿著一根火腿腸在喂小狗,手上還拿著一根沒有拆封的,嘴里念念有詞的,你長得好小啊,怎么這么小就出來流浪了呢?好想帶你回去,奈奈一定會很喜歡你的。可是我現在住的地盤不是自己的,地盤的主人不喜歡小動物呢……對了,地盤的主人就是我的流年哥哥。雖然我很喜歡你,但是我更喜歡他啊,我承認我有點偏心了,我好不容易才跟他的關系轉變好一點,要是又弄得不好了,我一定會被趕出他家的,還不能蹭到他每天親手做的飯,看起來是不是我比你更可憐一點呢?你看我剛剛還被戴安娜訓了呢……

正在啃火腿腸的小狗很配合的發出了哼哼兩聲,仿佛是在忙碌的時候抽出時間來安慰她似的。

小狗正吃得盡興的時候,忽然被一雙大手給抱了起來,發出不開心的哼哼聲,然后在聞到主人身上淡淡的檸檬香氣的時候,哼哼聲漸漸地弱了下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