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與永久相愛

而她就像是終于討到了糖果的小孩,臉上都是開心的笑。

值得一提的是,流年將小狗帶回了家,意料之中,奈奈非常地喜歡,還給它取名叫球球。

球球一點都不辜負它的名字,僅僅養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胖得跟只球一樣。

有天初末看著球球肥胖的身體,故意裝得很憂郁地跟奈奈說:奈奈,球球太能吃了,我們養不起了,你哥哥說要把它殺了燉肉吃。

奈奈肥肥的小臉頓時比初末還憂郁,他默默地轉身蹲在籠子邊跟球球聊了將近一個小時,然后轉過身擦干眼淚,一臉絕決地跟初末說:讓哥哥把我送回美國,我的飯給球球吃!

原本初末只是開個玩笑,看見奈奈如此難受又認真的樣子,不由地哈哈大笑起來。

與阮獨歡約定的時間在第二天的上午,流年實驗室有事說要忙完再過去。初末覺得自己一個人面對阮獨歡太有壓力,便打電話把羅希叫了出來狼。

兩人好像許久都沒見面,彼此都不住在寢室。好在羅希不住寢室,所以初末也沒有跟她說自己在流年那里住的事,在羅希眼里,初末跟流年之間只是尋常的師兄妹關系。初末覺得這樣也未嘗不好,和流年之間的感情,她自己都無法把握,所以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們的過去,就這樣平平常常的最好。

電話里,初末只是跟羅希說讓她陪自己去找阮獨歡,也沒說是什么原因,等到羅希到了學校問起,初末才別別扭扭地找了個借口,說是阮獨歡幫她搞定鋼琴比賽的事情,所以要感謝人家。

見面的地方是學校大門口,初末和羅希剛到不久,就看見阮獨歡和一位玉樹臨風的男人走了過來,仔細一看,竟是蘇鄴教授。

初末忽然就覺得阮獨歡神通廣大,好像在學校只要是大人物,她都很熟的樣子。

兩人打了招呼,就要往約好的地方走,卻發現羅希站在原地皺著眉頭,一言不發地盯著地上,仿佛地上會冒出什么怪物一樣。

小希,你怎么了?初末問。

沒事,就是忽然不想去了。羅希的聲音脆生生的,像嚼黃瓜一樣。初末知道她這樣的聲音就是在生氣。

尋思著怎么剛才還好好的,現在就生起氣來?而且在這期間也沒有發生什么啊,唯一的解釋就是……

果真,蘇鄴走到她身邊說:你們兩個先過去,我跟她談談。

我跟你沒什么好談的!羅希果斷地拒絕,拉著初末說:我陪你去。

這些年,她并不是沒有想過要忘記,從離開之后,她遇見過很多人,從陌生到熟悉,從熟悉再回到陌生,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像他一樣,讓她那么不舍得,每天想念。

流年,如果當初沒有發生那些事,如果當初我沒離開。我們是不是可以書寫一個全然不同的結局?

后來,羅希的狀態一直都不在現場,本來初末還擔心她發現什么,結果……是她白擔心了,羅希的心思完全沒在她身上。

當初末解決完與阮獨歡之間的問題,客套地向蘇鄴問好的時候,羅希拉著初末的手說:少跟他說話,會被帶壞的。

初末有些尷尬,看向蘇鄴的時候,他只是蹙眉,什么也沒說。

倒是阮獨歡別有深意地盯著羅希和蘇鄴看。

初末給羅希使了個顏色,意思是說不管她有什么不滿回去再說。

但當初末開口問蘇鄴,為什么會在大學當教授的時候,當事人還沒回答,羅希就涼涼地說:當初跟別人約好一起在大學當教授,結果那人爽約了,就剩下他一人了……說起來,真是個情圣呢!

這回,蘇鄴只是笑笑,看著眼前的羅希就像是看著一個任性的孩子,他說:羅希,難道你不知道我當初是為了什么來做這份工作的嗎?

羅希顯然沒發現他會問這樣的問題,她愣了一下,才不屑道:誰知道呢!

知不知道我們心里都有數不是嗎?

心?羅希冷哼一聲:那器官你有嗎?

眼看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初末趕忙說:阮學姐,蘇教授,不好意思,我看我跟小希還是先走,你們有事慢慢談!

說完也不管羅希怎么想,拉著她就往外走。

走到門外的時候就碰見正往里走的流年,看見了她,淡淡道:我來晚了?

初末想說什么,羅希說:沒來晚。然后將初末往流年身邊一推,初末,你跟他們繼續聊吧,我先回家了。你放心,我沒事,只是心情有些不爽,你知道我這人,心情不爽就喜歡一個人待著,不用管我!

說完也不給初末說話的機會,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初末眼睜睜地看著她揚塵而去,不帶走一片云彩,心里的擔心寫在了臉上。

對于一個很熟的朋友,自己完全不知道她是在為什么不開心,這樣的感覺真差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