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奈奈揉揉她不開心的臉,拍拍自己的胸脯說:末寶姐姐,你放心啦!有我在,哥哥不會被老師們搶走的,所以你不要這么不開心!

我沒有不開心,只是太開心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說完她將奈奈抱起來:我們快回去吧,不知道你哥哥有沒有回家。要是我們比他還晚就慘了!

嗯嗯嗯,快點回去,不然晚上又要被罰洗碗了!奈奈心有余悸地說。

奈奈的學校離流年的公寓并不遠,兩人很快就到公寓樓下,奈奈到處亂晃的眼睛很閃亮,一下子就看見對面餐廳里熟悉的兩抹身影,小嘴巴叫了起來:末寶姐姐快看,那不是哥哥和獨歡姐姐嗎?

初末看去,可不是么流年跟阮獨歡!吃驚了一下,她心里的醋味又升了起來驊。

難怪剛才在電話里說有事,原來是約了美女吃飯呢!

初末回去的時候,顯得特別的心不在焉,特別到就連小奈奈都看出來了,比如說在煮飯的時候沒有加水就把鍋放進了電飯煲里,炒菜的時候不是多放了味精就是忘記放鹽,切菜的時候一個不留心就切到了手指。

要不是奈奈在身邊看著,估計今晚就別想吃到晚餐了稻。

小奈奈很聽話,知道如果不吃晚餐被流年發現的話,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將自己小碗里面的飯飛快地往嘴巴里扒了之后,他才搬了一把小椅子坐在初末身邊跟她講心事。

初末正嚼著索然無味的飯,就感受到注目,她轉頭,就見奈奈一雙大大的眼睛巴巴地望著她。她咬唇,問:奈奈怎么不吃飯?是我做的飯太難吃了嗎?

奈奈很乖地搖搖頭,然后很乖地將自己的空碗拿過來說:我已經吃完啦。末寶姐姐看起來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所以我坐過來陪你說說話。

真是個貼心的小家伙,初末勉強地扯扯唇邊,卻還是開心不起來。

末寶姐姐看起來真的很喜歡哥哥哦!

對上那雙純凈的小黑眸,初末的臉居然紅了。

難道自己的小心思,連一個小孩子都能看透嗎?

如果真的那么明顯的話,那么聰明的流年,怎么一直都看不明白?

末寶姐姐,我給你看你的照片好不好?以前偷偷發現的,嘿嘿,你看了也許就不會這么不開心了哦!獻寶似的,奈奈眨巴眨巴眼睛。

初末看著他爬爬爬,從椅子上爬下去,跑到臥室的書架前。

不一會兒,他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哥哥放在很高的地方,要搬凳子才行。說完,還踮起腳用手比了比高度。然后,跑跑跑,跑到這邊來搬凳子。

初末正要幫忙,卻被他義正言辭地給拒絕了:我自己可以啦,我偷偷地拿給你看哦,可是不能讓你知道放在哪里,不然以后被哥哥知道了,哥哥又要懲罰我啦!

說完就嘿咻嘿咻地搬了椅子過去。

五分鐘后,小家伙手上捧著一個很厚的相冊,朝初末招招手:末寶姐姐,快過來看喲!

愛上一個人,有時候需要很長的時間,有時候只需要一朵花開的時間。有些事,不說并不代表不知道,有些感情,不說并不代表不在意。

初末看著那個相冊里的自己,小時候的,笑著的,哭著的,還有一些是他隨筆畫的,那樣的出神入化,跟真人似的。

指尖輕輕地觸碰那些照片,和旁邊的字體。

一張她小時候哭得很傷心的照片,旁邊寫著:2月3日,小家伙跟別人去放煙花,不小心被火燙到了指甲,跑到我面前哭得很傷心,大聲發誓說再也不跟他們玩了,結果第二天又跟他們去買煙花了。

一張她站在機場很委屈的照片,7月6日,暑假要去爺爺那邊,小家伙不舍得,扯著我的袖子不放手,蓄滿淚水又委屈的表情讓人很不舍,但是末寶,你要習慣,要是以后我不在你身邊你怎么辦?

一張她笑得很開心的照片,9月1日,小家伙早早地來接機,據說正在發燒中,回程的路上看著趴在我膝蓋上沉睡的小腦袋,唉,末寶,我該拿你怎么辦?

后來,幾乎都是他素描的她,上面依舊寫著日期。

三年,你走得太匆忙,我來不及想。

四年,是我太自以為是,以為你離不開我,實際上,你已經離開我這么久。

五年,后面沒有字,只有一只素描筆狠狠劃過的痕跡。

末寶姐姐末寶姐姐,你怎么哭了呢?看見這些照片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奈奈肥肥的小手笨拙地幫初末擦眼淚,好著急,也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掉眼淚,要是被哥哥看見的話,會不會以為他把末寶姐姐欺負哭了呢?哥哥那么疼姐姐,肯定會找他算賬的,他得把姐姐哄開心了才行!

嗯,我很開心。初末有些哽咽地問:奈奈,這些照片你是怎么找到的呢?

我也不知道呢,以前來找哥哥玩的時候,就在書架上面看見的。末寶姐姐……對了,我知道你叫末寶姐姐也是從這里看來的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