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時間是最好的藥,但也有醫不好的傷

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到底生存是為了什么,有些人說是為了尋找這問題的答案。在初末的認知里,生存就是為了那些自己深愛著的人而活下去。

初末的家的確很小,小到就連想要一個人靜一靜,都得站在狹窄的走廊里。

天空已經逐漸地暗了下去,羅子嘉稍微有些近視,所以看去時候,只能看見初末小小的一個輪廓,看不清她的表情。可即便是這樣,他也能感受到她小小的身體內散發出的悲傷氣息。

羅子嘉很少會被別人的情緒牽扯,可每每看見她這么不快樂的時候,他的心情也跟著難受了起來。

羅子嘉一向是了解自己的人,知道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從認識眼前的女生開始,她就開始侵入他的心。

只是從一開始,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叫慕流年的男子身上,旁人連應景的陪襯都算不上。他也就將這些沉默地放在心底。

原本以為和初末的聯絡不會很多,畢竟兩人是不同世界的,卻不想,幾次意外都讓他卷了進來,每每都看見她傷心難受的樣子,著實讓人心疼。就算是心再硬的人也會在這樣的相處中漸漸變軟。

事實上,羅子嘉是個溫柔的人,卻不代表他會安慰人,他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才準備好了措詞,正想開口,就見初末擦了擦眼睛,轉過頭對他說: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經好很多了。

羅子嘉看著她雖沾了眼淚卻清明的眼,沒再多問,只是轉移話題:這里的菜市場你知道在哪里嗎?

初末一愣,點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小鎮的馬路很窄,這個時分,馬路上已經沒多少人了,來到菜市的時候,很多人都開始收攤了,初末帶著羅子嘉隨便的買了幾樣菜,都是羅子嘉付的錢,好在小地方,菜都極其便宜。羅子嘉付錢的時候,初末也沒說什么。

兩人去買肉的時候,那賣豬肉的大伯看著百元大鈔憂傷了起來,小伙子,有沒有零錢啊?大伯找不開這么大的錢啊……

羅子嘉面露難色,他身上本就不經常帶零錢,剛才的那些零錢還是來的時候,羅希在學校買完吃的硬塞在他口袋里的。

我來吧。初末從口袋里拿出一些零錢遞給賣豬肉的大伯,笑道:大伯,你看這五角錢你就給我們抹了去吧?我這里也沒有零錢呢!

行行,反正是今天的關門生意,就給你們抹了!說著轉身去找錢,將錢遞給初末的時候問道:孩子們都是大學生吧?瞧瞧這小伙子一身的書卷氣息,只有城里的人才有這樣的氣質,小丫頭,這是你男朋友嗎?

對于大伯的八卦,初末只是笑了笑,解釋道:不是啊……他是我同學的哥哥,來我家里做客的。

那老伯還想問什么,就聽見不遠處的一個聲音:老頭子,攤子怎么還沒收好啊?該回家了……

嘿!來咯!

那大伯再也不多問,跟初末他們說再見:老婆子在喊我,我不跟你們嘮叨了,小伙子,有空常來玩,以后來我這里買肉我都給你優惠啊!

說完就擔著扁擔走了。

初末瞇眼看去,就見不遠處一個手上拿著棉外套的婦人站在那里,等到自己的丈夫過去之后,將外套披在他身上,一邊抱怨道:早上就跟你說天氣變冷了,讓你多穿一點,怎么總不聽呢?

老伯憨憨地笑笑說:不是穿多了不好做事么?許是妻子不高興了,他又忙改口,笑道:好了好了……我以后多穿點就是了。

哼!你每次都這么說!

漸漸地,聽不見大伯的回答,卻可以想象到他的一定是在憨厚地討好。

這樣的溫馨,讓暮色降臨的黑暗多了那么一絲的人情味,此刻的羅子嘉和初末依舊站在原地,二人都沒有著急轉身,而是目送著那一對背影相攜遠走。

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到底生存是為了什么,有些人說是為了尋找這問題的答案。在初末的認知里,生存就是為了那些自己深愛著的人而活下去。

回程的路上,初末顯得異常安靜,神思游離在現實之外,就連前面一個開著卡車,高喊著:讓讓,麻煩讓讓的叫聲都沒有聽見。

若不是羅子嘉早有準備將她及時拉開,恐怕早就被撞得人仰馬翻了。

虛驚一場,初末才不敢胡思亂想,跟羅子嘉說了聲:謝謝。

一抬頭,就看見他蹙眉望著自己一張擔心的臉,路邊黃色的黃暈散落在他發間,仿若一樣英俊的臉,好像能在他身上還見了另一個人的影子,初末的唇輕輕地開口,卻最終沒叫出那個人的名字。

喂!你在做什么?

忽然躥出羅希的聲音,初末只覺得眼前一閃光,回過神來,她還在羅子嘉的懷里,兩人之間的距離十分親近曖昧。

她忙扯開一段距離,只見眼前一閃,羅希已經飛快地沖了過去,將一個正要逃跑的女生給抓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