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有些事,不說是個結,說了是塊疤

為了瞞著初末,在別人面前,她一直都裝成視力沒問題的樣子。她在這里生活了這么久,能做到這一點其實不難,就像剛才她為他們準備晚餐,那么利索的動作,如果不是學醫的羅子嘉眼神犀利,旁人根本就分辨不出她跟常人有什么不同。

阿姨,雖然我知道你這樣是為了初末好,但是我也希望你能考慮一下去醫院接受檢查,只要有適當的眼膜的話,你的眼睛是能治好的。

我當然知道……現在的醫術這么發達……可是治一雙眼睛得要多少錢啊?我不想給末末添加負擔,何況我年齡大了,只要一直在這里生活,眼睛看不看得見對我來說也沒什么大礙……

當她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就聽見初末在外面奇怪的聲音:小希?你站在房門口做什么呢?怎么不進去?

楊母心一跳,連忙叫羅子嘉把東西收起來甾。

初末沒能聽見羅子嘉與楊母的對話,可是站在房門外的羅希卻聽得清清楚楚。

回學校的路上,羅希出奇的沉默,而初末也因為張嬸的話擔心自己母親的病情,想著要盡快找個時間帶母親上醫院去檢查涂。

一雙沉默的眼睛從后視鏡中將兩人的神色盡收在眼底,那眉眼間似乎洞察了什么,卻選擇了更沉默。

回去的時間尚早,阮獨歡的生日晚宴才開始不久,羅子嘉的手機已經頻頻在響,接起,跟那邊說了幾句話,羅子嘉便掛斷了手機,問:獨歡問我們還過不過去,大家都到了,就差我們幾個了。

羅希一點慶祝的沖動都沒有:我跟初末都累了,就不去了吧?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在背地里叫自己的妹妹做那樣的事!

羅子嘉不贊同地看著她:小希,沒有證據不能冤枉人。

什么叫沒有證據啊?阮樂樂是證據嗎?她的手機里的短信是證據么?

羅子嘉說:那也不能代表什么,阮樂樂沒有親口承認,她手機里的短信只是說照片,并沒有說是什么照片。那個備注的姐姐也不一定是阮獨歡。

哥,你到底是站在哪邊啊?

我只是在說事實。

好好好。你說的事實,我明天就會把證據放到你面前,讓你說不出話的!

如果有證據的話,一切另當別論。

羅希簡直就要被自己這個剛正不阿的哥哥給氣得抓狂了,哥你真是討厭,初末就應該把她秋高的名字轉讓給你,真是氣爽我啦!說完就拉著初末說:末末,你說你還要不要去阮獨歡的生日晚會?她都那么對你了,沒必要你還過去的對不對?

初末確實不想去,但并不是因為照片的事件,而是沒有了精力,不管照片怎樣,那也已經是過去式了,她并不是圣母瑪利亞,只是現在有比這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她母親的病情。所以她只是礙于阮獨歡親自來請過她的面子,就算沒心情也得過去看看,便說:還是過去看看吧,就算不待多久,就是表達一下心意也好。

她都這么說了,羅希自然不會再說什么了,便巴巴的跟羅子嘉說:那我也去好了。

羅子嘉嗯了一聲,提醒道:別忘記吃藥。

羅希在后視鏡里對上羅子嘉嚴峻的眼神,噘了噘鼻子:知道啦!

雖然精力都被剛才的驚嚇給榨干了,但初末還是轉過頭問:小希,你生病了嗎?

羅希呵呵呵呵的干笑了幾聲:沒有啦,就是感冒藥,不是什么大病,呵呵!

然后趕忙扭頭朝后視鏡中的羅子嘉做了一個鄙視他的表情。

羅子嘉一行人趕過去的時候,阮獨歡他們吃完晚餐在學校附近的一家KTV繼續玩。據說整個KTV都被阮獨歡包了下來,里面全都是熟悉或不熟的同學。

里面的光線比較暗,初末進去的時候,一時間不能適應,什么也看不清楚。一兩秒之后,見一個穿著緊身裙的人走了過來,才發現是阮獨歡。

今天她是刻意打扮了的,化了淡淡的妝,穿著紅色的單肩禮裙,露出了她修長白皙的腿,襯托得她整個人都高挑貴氣。

她一手挽在男伴手臂上,當然男伴也是全場的焦點,雖然他只是很正常的襯衫穿著。

初末開始有些感謝KTV昏暗的光線,至少不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被別的女人挽著。

羅希看了初末一眼,再看著站在阮獨歡身邊的慕流年,聰明如她,很快就猜到初末的邀請不成功,被慕流年給拒絕了,頓時又對阮獨歡討厭了幾分,只覺她是個虛假得不得了的女人。

阮獨歡明顯沉浸在幸福快樂里,很有禮地跟他們打招呼:你們終于來了啊?之前打電話給初末,初末的手機關機了,打給子嘉,子嘉說你們有點事情要解決,沒想到一弄就到了現在,怎么樣?沒什么大事吧?

羅子嘉還未開口,就聽見羅希涼涼道:沒事啊,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沒有阮師姐的生日大么不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