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對你,何止一句喜歡

此時她腦海只有慕流年、慕流年。她甚至異想天開地認為,像這樣沿著公寓的路一直跑一直跑,也許就能遇見他,遇見完好無損的他開著他的車在回家的路上。

然后,竟然真的遇到了。

當她看見了那輛熟悉的寶馬時,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伸出兩個纖長的手臂站在馬路上欲將車擋下。那么瘋狂的舉動,在車子離她還有不到兩米距離停下的時候,她也被嚇呆了,完全忘記了自己不顧一切沖過來時候的不要命。

她看見流年從車子上走了下來。他俊臉浮現少有的怒氣,卻用又責備又心疼的語氣對著她說,楊初末,你不要命了?

初末貪婪地望著眼前的人,想要伸出手摸摸他是不是真的,可是卻不敢…甾…

是啊,她是不要命了,只要他平安無事,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換!

流年哥哥……你……你是真的嗎?

這是什么問題?她千里迢迢來攔車就是為了問他是不是真的外?

流年挑眉:楊小姐,請問你見過假的嗎?

所以,她可以抱抱他,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嗎?當這個想法在鬧到里冒出的時候,行動已經快于意識,她猛地抱住了他。

流年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她抱著他的小身體在不住的顫抖,像是終于見到了很重要的人那樣的喜極而泣。流年不由得放低聲音:怎么了?

初末埋在他懷里的腦袋磨蹭著搖頭,悶悶的聲音:……沒有。

他想掰開她的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卻怎么也不肯放,反而抱得更緊。

初末……無奈的語氣。

初末吸吸鼻子,仰起頭看著他,我只是好想見你!

流年挑眉,想見到穿著病服就跑出來了?

她朝他露出大大的微笑,兩個小酒窩深深的,她無比認真地點點頭承認道:是啊!

然后她又把腦袋埋在他溫暖的懷里,喃喃喊,流年哥哥,流年哥哥……

糯糯的聲音就像小時候她總在他懷里撒嬌那樣,讓人毫無抵抗力,慕大學長亦是如此。

于是,大馬路上,一個穿著病人睡衣披著長長頭發的少女抱著一個穿著大衣的俊美男子,男子臉上有點無奈,卻任由她抱著,接受路人意味深長的眼神。

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飄飄揚揚地灑落了下來,流年第一次覺得冬天不只是孤獨和寒冷。

這一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早,寒假在學生們的期盼中到來。流年和奈奈這天要飛往洛杉磯跟家人過年,一大早就出門了,把公寓的鑰匙留給了初末。

坐在車上的時候,奈奈望著樓上的窗臺,問一邊的流年:哥哥,為什么我們不帶末寶姐姐一起回洛杉磯呢?他明明看見昨天哥哥把末寶姐姐抱回家里的,末寶姐姐身上還穿著病人的衣服呢,嘴巴都凍得發紫。

哥哥看起來很擔心的樣子,把家里的暖氣開得好大,燒了熱水,將末寶姐姐放進浴缸里。

他真是不懂,明明哥哥那么疼末寶姐姐,為什么表面上還裝作那么不在乎的樣子呢?明明末寶姐姐生病的時候,他每天晚上都趁他睡著一個人跑去醫院里看她,卻還要裝成沒有去過的樣子。大人的世界真的是讓人難懂呢!

對于奈奈的問題,流年只解釋說她要陪自己的媽媽過年帶過。

G市到洛杉磯,七個小時的航程,落地之前,奈奈已經在飛機上吃飽喝足了,拉著流年的手往前面噠噠噠的跑,就在這時,一旁的人用普通話在交流:還真是幸運,剛從G市出差回來,就說那里小鎮上發生地震了,5.1級,聽說很多房屋和基礎設置都倒塌了……還好沒波及市里……

奈奈一顆心都往外面奔,完全沒有聽見這樣的對話。他撲扇撲扇的大眼睛很快就看見來接機的爸爸媽媽,飛快地撲了過去。

中年男女和他溫存了一會兒,女人向他身后望了望問道:奈奈,你哥哥呢?

奈奈好奇地轉過身,身后全是陌生的人,哪里還有流年的影子?

他眼睛眨巴眨巴,仔仔細細地搜了一圈都沒有看到,可是他明明是跟哥哥一起下飛機的啊?腫么會突然不見了呢?難道是被外星人抓走了?

慕、慕師兄?公司里遲回家的員工看見出現在門口的人萬分詫異,慕師兄,你不是去洛杉磯了嗎?

去過了。佳林,麻煩你把余生叫到我辦公室來。流年邊拖著行李邊說:我找他有急事。

好的。佳林是流年在公司的助理,她從未見過流年這么著急找余師兄的情況,也不敢多問什么,立馬就去辦事了。

余生推開辦公室的門就看見流年站在落地窗前,尚未開口,聽見開門聲的流年就轉身道:車不能借你了,鑰匙給我。

怎么說好了又不借……一半的話因為流年的眼神而被吞沒,余生很少見流年露出這樣的眼神,明明神色淡定,可他就是能從其中看見一絲緊張和慌亂。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