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的心跳聲沒有騙你

眉頭微蹙,他掛了電話往樓上走去。

打開門的一剎那,明顯過于安靜的氣氛讓流年有些不適,他叫了一聲:初末?

久久的沒有人回應。

關上門,將飲料放在桌上,黑眸在整個室內搜尋了一遍,已經沒有了初末的身影,只有桌上還剩下了孤零零的晚餐。

半個月后……

流年站在落地窗前,G市的新年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滿大街都是新年的氣息,孩子在小區樓下歡樂的笑聲,煙花在眼前耀眼的綻放。愛夾答列

只是……還是少了一些什么。曾經說過不會再離開他的那個人,又一次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桌上放著給她一個包裝精致的盒子,是很早之前就準備的,只是人不在,生日也無法幫她過了。

對于她再一次不吭一聲的離開,恨嗎?沒有,只是有些理解,也許她并不是要消失,或許她是像找一個地方清凈清凈。而他也有些理解,她這一生,還沒有過完前半生就已經經歷了那么多,就算是他,恐怕也無法承受。所以聽羅子嘉說她離開了之后,他并沒有強硬的去找她。

不過,也只有她這樣的小傻瓜,在離開的時候什么都沒有帶,就連外套都忘記了穿……卻惟獨將他做的那盤紅燒肉拿走了榍。

辦公室傳來敲門的聲音,他轉身輕道一句:“進來。”

余生便抱了一個箱子進來:“地震后能找到的東西就只有這些了,很多東西都被毀了,我讓人一件一件的搜,廢墟中只留下了這箱子里的兩個盒子,你看看吧。”

說完便將箱子遞給了流年痘。

流年“嗯”了一聲,說了句謝謝。將箱子放在工作臺上,拿起里面其中一個鐵盒。

余生看著他,說:“都過年了,你也不要總在辦公室,再多的工作都被你一個人做完了,我們還請員工來做什么?慕阿姨已經打過好幾次電話給我了,問你在這邊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怎么今年過年都不回去。我都應付過了,你要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去,保不準我就把什么都跟阿姨說了。”

依舊是輕應一聲,流年道:“上次要你幫我調查的事調查的怎么樣了?”

余生一愣,恨不得掌自己的嘴,早知道他就早離開了,沒事干嘛說那么一堆廢話,“呃……其實這個……已經過去了那么久的事情,你干嘛還這么執著……”

流年之前讓余生幫忙查一下有關初末父親的那個案子,案子雖然過去了許多年,但還是有案底的,只要有關心,很容易就能調查到,只是……余生一不小心將當年的內幕挖掘了出來,發現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簡單,直到前天,他才將事情的原委仔仔細細的弄清楚了。1但越是弄清楚越是不能跟流年說清楚,向這樣的事情總是牽扯甚廣的。他本來以為只要自己不提,總能忽悠過去,卻不想流年做事一向仔細,記憶力又相當的好,他只是在這里多呆了幾分鐘就被他想起來之前交待他的事情了。

流年聽他那支吾的樣子就知道有隱情,他暫時沒去看鐵盒,問:“知道什么直接說吧。”

余生想了一下,覺得自己肯定是逃不過這一遭了,干脆在沙發上一屁股坐下,說:“你想的沒錯,當初那個案子是有隱情,楊父是替人頂罪的,頂罪的那個人是他的頂頭上司,也是你父親的上司羅震環。”

流年并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感到太意外,仿佛什么都在他的預料當中,他說:“當年我父親,楊叔叔,還有羅震環是同一個企業的,羅震環是我父親和楊叔叔的領導,羅震環當年對楊叔叔有恩情,所以楊叔叔才幫他頂罪,而舉報羅震環的人是我父親,對嗎?”

余生瞪大了眼,有些詫異:“怎么你都知道?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了解到了實情!難道你私底下也查過?”

流年卻搖頭:“我猜的。”

這樣也能猜到?余生在心里咕噥了一句。

流年何等聰明,當張嬸將初末和楊母的遭遇告訴他之后,他就開始懷疑了。當年他回來發現初末家沒人的時候,問過父母,他們只是說初末舉家搬遷了。當年慕家跟楊家的關系好的有目共睹,那時候他還以為總有一天他們會去初末的“新家”看看。可是從始至終父母就沒有提過楊家,甚至還幫他轉學了,小時候他沒想那么多,總覺得初末心太狠,走的時候都不給他任何預兆。現在想來,原來父母當時就知道初末家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卻選擇不告訴他,隱瞞了這么多年。

這些,流年自然不會跟余生說,但聽余生道:“你猜的不錯,羅震環當年貪污的數目可不是一般貪官能夠承受的價位,楊父幫他頂罪了之后本來沒想過自殺的,可是這事要是沒有一個人完全頂了的話,遲早是要泄密的,所以羅震環在牢里找了楊父談過一次話。沒有人知道他們談了什么,第二天牢里的警衛就發現楊父自殺了。這件事連楊母也不知道,她一直以為楊父是因為坐牢承受不了所以自殺的,所以當初末跟羅希成為好朋友的時候,楊母也沒有任何反對,如果她知道羅希跟羅子嘉就是羅震環的兒女,要知道是羅震環的原因,她丈夫才會在牢里自殺,恐怕再善良的女人都沒有那么大的度量去原諒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