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會等你

Part1

臥室里平穩的呼吸聲,流年凝視著睡夢中的初末,她是真的累了,沒像以前拉著他巴拉巴拉的說個沒完,很快就睡了過去。

此刻夜深人靜,流年腦中一直重復著早上余教授說的話……

“后腦上面的腫瘤壓迫眼神經,所以讓她失明。按照她可能有遺傳家族的失明癥狀,這種情況只是提前了……就算做手術把那顆瘤取出來,也許她的眼睛也看不見。”

“……”

“不過就算看不見也必須把那顆腫瘤取出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她最近應該經常會頭疼吧?”

皺眉,“……好像……沒有。”第一次這樣的遲疑,因為在他腦海里,完全沒有這樣的記憶。

每天她都很開心,比以前快了的多,他以為……那是因為他在身邊的關系。

“那可能就是不想讓你看見?我說流年啊……你好歹也是學醫的,難道不知道腦袋里有個那么大的東西會有多疼?”

一瞬間,她往日的微笑在他眼底顯得那樣的逞強,那樣完美的毫無破綻的笑顏下原來藏著這樣的秘密。夾答列曉

他怎么會忘記她那個倔強得要死的性子?就是痛死,她都不會在他面前表現出來,只是不想讓他擔心。

思緒回到眼前的小巧的面容上,看著她在夢中習慣的皺著眉,他指尖輕輕地撫平那抹褶皺,道了一聲:“你這個小騙子。”

朱曉鵬結婚的那天,流年和初末一起過去。

以前常常聽人說,結婚是女人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那時候她只覺得穿婚紗很漂亮,白的像一只天使,所以她想要跟流年結婚,因為想要他看見自己最天使的一面。

現在她才知道有些幸福是從心底散發而出的。

冬日,新娘穿著裸肩的純白色婚紗,當一旁有人關心地問她冷不冷的時候,她搖搖頭。

便有人笑道:“今天是新娘子最幸福的一天,就算外面再冷,心里也是暖和和的呢!”

然后是一群人的歡聲笑語。

初末看不見,但可以聽見新娘的聲音很溫柔。

初末對流年說:“你知道嗎?翅膀小時候有個愿望,就是在村頭村尾分別開一家超市,讓他的老婆當兩家連鎖超市的老板娘。當時我只覺得是在開玩笑,沒笑道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卻不想,流年居然反問:“那你知道我小時候的愿望是什么?”

“嗯?”初末歪著頭想了想:“當一個著名的鋼琴界大師?”

“不是。”

“那是……當醫學大師?”

“不是。”

嘴巴輕輕地嘟起,苦思冥想了一下,初末還是放棄了。流年太高深莫測了,心里所想的不是她這種凡人能猜到的,所以她很干脆地問:“那是什么?”

“好好愛你。”

……

流年今天要出一趟門,有些不放心初末一個人在家里。

初末卻拍拍胸脯很淡定地說:“我都這么大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我答應你乖乖地待在家里等你回來,哪都不去!”

最后流年是被她推出去的。

對于她又回到小時候那股野蠻勁,流年又疼愛又無奈。要養回她的這些小習慣,可真不容易。

流年要去的地方非常的近,不過十幾步的距離,不遠的桃樹下,一個包裹得很嚴實的女人已經在那等了很久。

她站在桃樹下,看著只剩下枯樹干的桃樹,樹枝上還有掛著幾個錦囊,其中一個快要掉下的時候被她重新給系了上去。

聽到腳步聲,她轉過頭,將臉上的口罩拿了下來,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孔。

只是一段時間未見,她整個人就快變得讓流年不認識了。那灰白色臉色嚴重到偏紫,表情也不如往常那樣開朗,多了一股莫名的淡漠。身為醫學系的流年不會不知道這種狀況是什么,只是……羅子嘉一直都在研究與心臟有關的藥物,還是沒能控制住嗎?羅希勉強地露出一抹笑:“我以前挺不在乎自己的外貌的,不過在男神你的面前,還是有點在意的,你別用那種眼光看我好不好,不然接下去的話,我要怎么說都不知道。”

流年輕“嗯”了一聲,別開了視線。

“其實我約你出來只是想請你幫我個忙……”

羅希說:“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把我的眼膜給初末吧。”

流年眉蹙:“你的病……”

“你也看見我現在的情況了,其實這幾年哥哥盡力了,醫生也盡力了。我記得很早的時候醫生說我活不過十八歲,但是我現在已經二十一了,多賺到了三年已經很不錯了。”

流年沉默。

“初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我能為她做點什么。我已經跟家人說過這事了,他們都同意,而你……是初末最親的人,我想如果你答應了的話,我就沒什么遺憾了。”

羅希的聲音有些哽咽,“這些年,羅家一直對不起初末,我知道那些事情之后一直都在想自己能幫初末做點什么。在還不知道你們的關系時,我曾經想讓我哥哥照顧初末一輩子,可惜初末的心始終只在你身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