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張一尋從床上醒來,他環視周圍,裂漆的墻壁,十來平的單間,除了身下勉強睡下兩人的鐵架床,只有一個鐵藝桌子和四張色彩感人的塑料凳。他確定自己正躺在北京東交民巷的小房子里。對面的臥室住著一個從南昌上來的女生,因為上夜班的緣故,平時幾乎打不上照面。

外面洗手間有動靜。

朱夏洗完頭進屋,用毛巾擦著未干的頭發,劣質的棉質睡衣也擋不住她的風情萬種。

“趕緊起床啊,你不去面試了啊?”

?

你們有過那種感受嗎?

就是看到一處場景,或者說過一句話,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像是重新經歷了一次。抑或者回頭再看過去的某個選擇,你也不知道當時怎么腦袋一熱選擇A,而不是B,就好像平行時空的莫名回響,幫你做了決定。

我們的身體里,會不會住著很多個靈魂?

這是困擾張一尋很久的問題。

三個月前的大學散伙飯飯桌上,張一尋回過神,發現背包里的可樂竟鬼使神差地出現在朱夏身邊,他嚇得臉色陡變,記憶斷了片兒,不敢相信是自己喝醉了。

朱夏來回搗鼓可樂瓶,嫌棄地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喝碳酸飲料的。”

“我喝!”方臉男撅著屁股,準備上手。

張一尋驚得叫出聲。

大家停下手里的動作,目光一致地摑他一臉。

“喝什么可樂,喝酒。”陸乘風神助攻,把可樂放回朱夏旁邊。

驚魂未定的張一尋如坐針氈,只好借口不舒服提前離場。回學校的路上,坐的電動三輪翻了車,他扭傷了脖子,后背被瀝青路磨掉了塊肉。第二天朱夏趕來醫院看他,水果鮮花什么的也沒帶,但在走之前忍不住拍了他的肩,說:“可樂被我爸喝了。”

張一尋狼狽地按著脖子,又慶幸又挫敗。

朱夏在門口停下,回頭笑:“他看到上面的5201314了,讓我轉告你,這個保質期,他批準了。”

?

朱夏決定放棄留校當輔導員的機會,跟張一尋一起去北京打拼。他們收拾好行李那天,張一尋后背傷口的痂也脫落了,剛好形成一個桃紅色的心形。

因禍得福,前胸后背的心同步雀躍。

人就是這樣,觸到了多大的霉頭,就能換來多大的幸運。命運的惻隱心,總在你跟它比慘的時候,朝你低頭。

?

關于普通人的愛情,如果相遇而后無縫變成相愛,就是緣分,但如果在相遇和相愛之間加上時間,就是孽緣。

張一尋和朱夏的孽緣,具體始于哪一刻,他倆肯定當局者迷。青梅竹馬的天然混沌屬性,集合愛情友情親情于一身,而這三種屬性配合環境、性格、選擇,會對命運的走向產生三種結果。完美愛情片是發展成了情侶,湊合的喜劇片是還能并肩胡鬧幾十年之久,若是悲劇劇情片,就是一方情感發生質變,一方還在友情的琥珀里,甘心做只友誼地久天長的小蜜蜂。

孽緣最初的相遇,是在他們五歲那年。

張一尋的媽媽叫林夕施,張一尋別開生面地解讀了外公起的這個名兒,與知名詞作者林夕就差一個字,前者生活在一線城市,后者三線開外,前者對長相充滿想象,后者沒有一點空間,前者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后者她就是她,是兩塊錢一捆兒的呲花。

林夕施沒揍他,看來她沒聽懂。

?

林夕施的事跡可以單獨寫本書,簡言之就是全村的希望,結果跟著公社預考考了兩年都沒過,大學無望后,也沒上技校,靠著手上功夫去紡織廠當了女工,一做做成八級工,可惜太愛打麻將及喝酒,二鍋頭可以對著瓶子喝的那種,沒評上標兵,人生差不多就得了。當時這種颯颯的女人屬于時代的邊緣人物,男人都愛白蓮花,林夕施只可遠觀,觀完就不想褻玩了。唯獨其中有個牌友迎難而上,讓林夕施在冬至那天,生下張一尋。

張一尋生下來頭就特別大,八斤的胖墩兒擱床上不哭不鬧的,以至于林夕施剛當媽那幾天,還沒適應角色,好幾次喝多了回家,發現床上有個頭,直接嚇清醒了。

張一尋五歲那年,牌友爸爸劈腿被林夕施抓個正著,風風火火地去民政局離了婚,回來哭到昏迷,醒來就再也不喝酒了,帶著張一尋搬到后來這個大院里,朱夏一家就住在他們樓下。

?

大院的小孩基本追著跑個兩三天就熟了,但張一尋特別內向,留著妹妹頭,別的技能不會,就會屁顛顛地抱著林夕施的大腿。朱夏的媽媽廖梅是幼兒園老師,平日里細聲細語的,沒什么存在感,倒是爸爸朱振東,是大院的居委會會長,年輕時是部隊的文藝兵,轉業后去了縣里的宣傳部,特別會搞活動帶氣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